地藏经回向文 修持地藏经方法 地藏经注音版 地藏经诵念好处
地藏经诵读步骤 地藏经诵念仪轨 持诵经文注意事项 地藏经问答释疑

地藏七打七纪实:恍如隔世,我回家了!

三天半的打七生涯结束了。这是我们海南第一次开七,在海南这块佛法并不兴旺的土地上,在省外地藏七已经根据众生的各种根性开了不同的七,已经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海南这边很多很多的人连地藏七这三个字都没听过。如今,终于开七了。回来之后,经常想起一个偈子:“善思如母众,难忍无量苦。忆念苍生情,世世永不离。”回来之后,经常想起带七的师兄为了开创我们海南的地藏七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以及一个人带我们打七的辛苦。想起打七这几天地藏王菩萨日夜的守护和加持,我真的没有理由不拜忏、不诵经、不念佛。打七回来之后的每一个清晨,听着窗外小鸟的叫声,以往习惯睡懒觉的我,在五点半左右就可以很自然地醒来拜忏,再困也是挣扎着起来的。通过这次打七,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我们现在遇到的种种困难不算什么,苦,我是真的很苦,无量劫来,我做过猪、狗、牛、羊任人宰割,在饿鬼道上亿年没喝过一滴水,在地狱道我受了无边无际的痛苦。像我这样的人,一定是从恶道出来,把恶业消尽了才得一个人身,多么多么的宝贵!我有什么理由叫苦?除了修行,我已别无他路可走!

 我跟地藏七的渊源可以追溯到2011年。我是2010年末开始接触佛法的,依善知识的引导,建议我诵《地藏经》,所以修行至今,我一直都是诵《地藏经》的。2011年初,我在网上认识了地藏七,非常欢喜,于是开始自己依据六部曲修行,并在地藏七网站上登记功课,但我不会拜大忏,就一个人在家里拜小忏。当时海南还没有地藏七,在海口这边去外省打过七的师兄也是寥寥无几。因为在网上登记功课的原因,有一个打过七的海口师兄看到了我,她建议我去广西打七,但那时我已经没有工作很久了,没有钱,身体也很差,业障缠身,根本不可能去广西,我只有在家里自己依着地藏七网站这个平台修行,那时每天听一听地藏七的学习资源对我而言就是最大的快乐。

没过多久,我在打七日记的栏目里读到了北京锁居士的打七日记,同样是在社会底层拼搏的80后,她忏悔的内容跟我的情况实在是太像太像了,曾经海阔天空凭尔闹,如今弥陀口中念,心中的痛有谁知。锁居士的日记让我泪流满面,于是,我也学着锁居士那样写《求工作疏》,发一个诵500部《地藏经》的大愿。本来以为像我这样的人永远都不可能会有一份像样的工作,没想到就在我如此修行,仅诵到125部的时候,竟然以全海口市第二名的成绩考上了一家很不错的***单位,条件跟《求工作疏》上是一模一样的。这是我跟地藏七最初的缘分,地藏王菩萨大慈大悲,以大威神力让我对地藏七六部曲树立了深厚的信心。

今年的五一前夕,善根福报因缘具足,有师兄通知我海南很快要开七了,问我去不去得了,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去不了,我的工作性质不能请超过两天的假,而且去那里要当众忏悔,我很怕。心里纠结着纠结着就给带七的师兄打了一个电话,打完电话脑袋里过滤了两个信息,第一个就是这个带七的师兄原来就是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给过我安慰,建议我去广西打七的师兄,我觉得她很亲切,就像地藏王菩萨;第二个就是时间问题,她说:“你不是盼了很久很久了吗?如果真想去,立刻求地藏王菩萨加持吧!咱们人力解决不了的问题,佛菩萨可以解决。”当天晚上下班回家做完功课,我就跟地藏王菩萨祈求加持。自修行以来,每次遇到问题,我都会发大真诚心求地藏王菩萨加持,每次我都能顺利过关,真的很不可思议。我想这一次,菩萨会怎样安排我呢?如果不行,我就不去了,在家自己修。因为工作有些杀生的性质,我就写了辞职报告,并求地藏王菩萨给我换一份不杀生、合适我的工作。谁知道,就在打七报名截止的前一天,单位领导突然打电话过来,说是我很快就要调离到新的单位了,辞职报告批了,我可以正常过五一假期啦!天啊!简直是太神奇了!要知道我的辞职报告已经交上去一个月了都没批!就这样,我很顺利地在4月28日预备会开始之前赶过去做义工,时间很充分,地藏王菩萨又照顾了我。

打七的地点定于澄迈县盈滨半岛的永庆寺,这是一座海南历史上有名的禅林圣地,建于北宋时期,寺院中遍植与佛教相关联的菩提与文殊兰等各种植物,古朴清幽。作为第一个见证地藏七的海南道场从无到有,又心心念念盼了这么久的亲历者,来到这里恍如隔世。这里倚海而建,碧海蓝天,肃穆清净。这里的每一根柱子,都散发出历史的气息,仿佛告诉你,时光有多久远。“梵宫森植有丛林,苑翳虬盘院宇深;四际不闻钟鼓响,在中只见是阴阴”,我大概宿世之中曾修行于此。

鉴于五一小长假只有三天,有些师兄没有七天的时间,而且是首次开七,让更多人了解地藏七、走入地藏七也是一大目标,带七的师兄把这次的基础七分了三天跟七天的报名方式,我只有三天的假,包括预备会那天,我一共是打了三天半的七。永庆寺的地藏殿就是我们打七的场所,一进门,缅甸白玉雕琢而成的地藏王菩萨盘坐于莲台之上。

下面,就是我这三天半的打七生活。

4月28日晚7点开预备会。我是下午四点半到地藏殿的,当时只有两个从海口过来的师兄在干活,还有一个从北京过来,并带上家公、家婆打七,同时还发心来做义工的师兄。海口的师兄是我们原来参加大放生的时候就认识的,是很可爱的何师兄和我的好友悟坤师兄,北京过来的师兄是原来在大同打过七的圆定师兄,看到他们觉得很亲切,好像回家了,他们就是等我回来的亲人。圆定师兄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安抚了我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情:这三天半到底会把我累到怎样的程度?好奇!不安!进了殿宇,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地藏王菩萨磕头顶礼,祈求地藏王菩萨加持我打七圆满,违缘消除,法喜充满!

在这里,我第一次见到了之前就很想认识的花悟师兄,她是负责组织打七和此次带七的师兄,也是之前帮助过我的师兄。接着,又陆陆续续地来了几位师兄,人数还是不多。我们一起在佛堂挂窗帘、贴拜垫、打开水、搬水果,此时海南是高温的天气,但丝毫不影响我们的热情。傍晚,在寺院的斋堂用完斋后,就回到佛堂学拜大忏。晚上7点预备会准时开始,我坐在最前排,看着课件,听着花悟师兄把头三天的打七安排略说了一遍,我的心里期待着接下来的所有体验:累或痛!我这次就是以空杯的心态来参加的,豁出去了,只要能消除我背负了这么久这么久的业,掉层皮我都要坚持。仰望地藏王菩萨高坐殿宇中间,环视道场已经摆好的整整齐齐的拜垫,看着师兄们亲切的面孔,我的心很温暖。预备会快结束的时候我在心里默默地祈求:衷心恳请众佛菩萨加持,让我发菩提心,圆满自己的心性,努力修行! 

4月29日,正式打七第一天。可能是昨晚没睡好的原因,听着寺院夜里的风声感觉有点害怕,尽管很累,但是就是没睡意,夜里宿舍晾衣服的绳子断裂的声音我都能听见。今天安排到佛堂的时间是4:40,我跟师兄们一起拜了一个大忏。在来打七之前,我对拜大忏是心存顾虑的,从小我的身体就很差,体育考试从来没及格过,我不知道拜大忏的强度有多大,能不能跟***兄们的节奏。拜完一个大忏,准确来说是一个柔忏,感觉非常的轻松跟舒服,这个速度真的很适合我,瑜伽般的轻柔又圆了我一个原本想练习瑜伽但因懒惰终没实现的梦想。我开始想放松自己的身心享受这个拜忏的过程,谁知,第二天开始,问题就来了,毕竟这是在消业,不是练瑜伽,是佛菩萨帮忙送走冤亲债主的一个过程,不受皮肉之苦,不累不痛,那是不可能的。

今天开始跪经。在家里诵《地藏经》,其实我也一直是采取跪诵的方式,一方面是可以克服我的昏沉、掉举,另一方面也是以一种最恭敬的方式让冤亲债主看到我们的诚心。没想到,在这里跪到第八品我就觉得不行了,要么不要移动膝盖,这样就感觉不到疼痛,要么就要跪一下,再跪坐一下,但不移动膝盖的话感觉它已经麻木了。身边的师兄也是动来动去的,在我前面的一些师兄干脆坐了下来。此时我的精神状态还是很好的,诵经时没有觉得困。跟我一起过来一位男师兄后来告诉我,昨天晚上他也是一个晚上没睡好,恶梦连连,梦里有人阻止他诵经,叫他不要打这个七了,赶紧回家去。我们跪诵《地藏经》到第二天的时候,他终于跑到外面吐了起来,这是我当年初诵《地藏经》时也有的反应,地藏七的学习资料中曾说,诵经中出现冷、热、想吐、杂念纷飞、困、沉等都是超拔冤亲债主的现象。在来打七之前,我已诵了300部的《地藏经》,所以,我想这就是我这几天以来除了身体上的酸痛跟劳累,其他方面都非常正常的原因吧!

义工生活。日行一善是六部曲修行的一个重要的内容,做义工是很消业增福的。我们这次来打七的师兄不多,一共19人,花悟师兄把我们的义工队伍分为三个小组:厨房组、佛堂组、主持组。我是第一次体验这样的生活,吃完饭跟大家一起洗碗、拖地、擦桌子,师兄们配合得非常和谐、默契,每个人都静静地干活,偶尔说一句话也是面带微笑的,三天半的义工生活让我觉得倍感温暖、身心愉悦。这不仅仅是让大家干活,还是锻炼团队合作精神的一次很好的机会,来到这里,大家都是阿弥陀佛的孩子,都是地藏王菩萨钦点过来的,无论你之前是什么身份,是好是坏,贫穷富有,来到这里都要把之前的全部放下,因为只有你把自己放空了,你才可以融入这个集体,佛光才照得进来。

发露忏悔。第一天晚上就要开始忏悔了,因为三天过后就会有一部分师兄离开道场,所以花悟师兄把六部曲的重要内容安排到头三天来做。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忏,我也很怕上去,怕别人知道自己做过的那些丢人的事情。在晚上进佛堂之前跟同宿舍的师兄交流了一下感受,其实大家的想法都差不多,每个人的经历都是千疮百孔的,把这些伤口暴露出来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但是这个环节实在是太重要太重要了,在来之前,我觉得自己就是为了参加这个环节而去的,我深知,那些做错的事情就是吃下去的毒药,不吐出来,吃什么药都没用。

晚上赞佛、念佛、追顶念佛,结束之后就是发露忏悔的环节了,我心存畏惧,就想着这念佛的时间拖长一点好啊!到了真正开始忏悔的那一刻,我发现我又想错了,地藏王菩萨真的是太慈悲太慈悲了,当佛堂所有的灯光暗下来,微弱的柔和的甚至是伤感的灯光伴着忏悔歌响起的时候,我的心在那一刹那被击中,看着别的师兄上去哭得那么伤心,我的脑海里突然像看电影一样放映了很多很多做过的错事,我至今不知道它们为什么在那个时候让我全部都想起来了,只能说是地藏王菩萨加持的结果,我跟一些师兄一样,还没上去忏悔就已经开始哭了,是的,我错了,我想好,地藏王菩萨,我错了,我一定会改!

等到我真正跪在地藏王菩萨面前时,我能感觉到一种强大的柔和的慈悲的光把我罩住,我还有什么不敢说的呢?我要是现在不忏,连人皮都快保不住了,还要这张脸皮做什么?即使别人都笑话我,地藏王菩萨是不会笑话我的,地藏王菩萨永远都不会放弃我。想到这些,我一边哭一边说,地藏王菩萨已经加持给我一个忏悔的切入点,我都想起来了,于是就不管不顾都说了出来。那些学佛之前做过的错事、伤害过的人,就像一记一记的耳光最后扇到自己脸上,就像一把刀子,一刀一刀无情地刻在自己的心上,这些年来,年轻的人生过得是多么的痛苦。这些都是自己愚痴无明所造成的,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啊!此刻,所有记忆排山倒海,我哭得很伤心。不知道师兄们听没听得清我说了些什么,但我知道地藏王菩萨一定听得很清楚、很明白了。

忏悔下去之后,我觉得从未有过的轻松,如释重负,看到每一个师兄,都觉得他们就是我的亲人,因为经过这个环节,大家已经把面具都卸下来,看着真的亲切,这一晚,我睡得特别特别得好,一夜无梦。

4月30日,第二天。第一天感觉特别漫长,经历了身与心的变化,但是很愉快、很感恩。还是4:40起床,但是起不来了,全身痛,特别是肚皮上左右两边痛得不行,同宿舍的师兄也在喊痛,真心的痛,眼睛也睁不开了,困得不行。最后用手抓着床沿,一点一点硬撑了起来。这一天的拜忏是最辛苦的,到了佛堂先连拜两忏,当拜忏的音频响起,我艰难地举起双手伸展,那个痛蔓延了整个身体。听到花悟师兄叫我们往前面站,前面是菩萨的圣像跟音频,磁场最强,于是我站到了菩萨圣像的中间那个位置,咬咬牙,趴了下去,该怎样就怎样吧!要么死,要么拜,死也死在这拜垫上好了,不然我来这里是干嘛的?

就在我趴下去的那一刻,竟然不痛了。起来,趴下,起来,趴下,起来,趴下,似乎一股暖流涌过我的身体,我的动作感觉比昨天还协调,结果,这两个忏我拜得非常轻松。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来打七之前,我的脚背上有一大片的红痒,医治十多年也没好,断断续续地折磨着我。在道场必须穿袜子,但我的脚没法穿袜子,很难受,穿袜子的时候得把上半截往下叠一叠才好受一点。就在今天拜忏的过程中,那种赤痒的感觉突然消失了,晚上回到宿舍我觉得很奇怪,好像我的脚没事了,用手去摸,一点都不痒了,红红的也消失了,好神奇。

接下来还是做义工、听课件学习、诵经、拜忏、念佛、忏悔。听课件跟诵经的时候我忍不住睡着了,真的很忏愧,还说自己从多久多久之前就开始诵《地藏经》,没有一点功力的我,大概冤亲债主在旁边已经笑翻了。课件学习过程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地狱变相图》跟《可许则许》,之前自己也有学习过这两个内容,这次听,又有另外一番感受。

我们要做一个具足正知正见的修行人,谋事得成未必可庆,谋事不成未必可悲,一切皆有因果,佛菩萨看得最清楚。人身难得、寿命难得、轮回过患、因果不虚。当勤精进,把一切交给佛菩萨去安排。诸行本无常,过眼皆俱破,生当多做利他事,一心念弥陀。

5月1日,最后一天。经过了昨天身体百般的酸痛,原本以为今天起不来了,没想到闹钟响起,竟然很顺畅地起来了,身上的痛感竟然全部消失了,奇怪!到了佛堂又酣畅淋漓地跟师兄们连拜了两个柔忏,那种汗如雨下的感觉真好!突然觉得跟大家一起拜忏是一种享受,每个人的动作都那么整齐,那么柔软,越拜越觉得轻松,呼吸之间都是那么快乐。今天跪经的时候我跪到最前面去了,原本做什么事只想偷懒,喜欢躲到后面去的我,这几天思想开始慢慢转变过来。前面的磁场真的很好,也许是想给后面的师兄做个榜样,我一直跪着也不觉得累,当我诵到最后那一品的时候,突然想起累生累世以来有多少要找我报仇的众生,他们为了讨债,放弃了多少次出离六道的机会,他们就一直住在我的血肉里,跟我的神识混为一体,这一次,他们一定可以走了,他们实在太苦太苦。想到这些,我一边诵经一边流泪,止也止不住。

下午去海边护生、喊佛。寺院有一个小门是直接通往海边的,但是为了护生,我们选了一条很偏僻很难走的小路绕过去,在给小米念完三皈依、念完佛,每个人都拿着一把小米就出发了,一路走一路洒一路念着佛号,路上都是杂草丛生,大家就相互搀扶着。有一个师兄因为有侏儒症,身材矮小行动很慢,但还是要跟着来,这几天朝夕相处,我看到了她的坚强勇敢跟精进的修行,相比之下,心生忏愧!走着走着终于看到大海了,这里的海水比海口的还要蓝、还要清,风清云淡。刚下过雨的海边,也无风雨也无晴,这样的天气真好。我们在海边大声地喊佛,每一个人都声嘶力竭地喊着。我们苦啊!因为苦,所以才来到这里!我们是要把那种苦宣泄出来,是要把那种忏悔跟感恩的心情都喊出来!

花悟师兄说:“我们在这里喊佛,冤亲债主,阿弥陀佛能听到吗?”大家异口同声地大声说:“肯定可以听得到!” 

阿弥陀佛,我们就是您迷失在黑暗中的孩子啊!无量劫来,我们在六道流浪、身心疲惫,我们要跟着您回家啊!您知道吗?您从来都是那样慈悲地注视着我们,从未放弃过每一个众生。

万里羁途路,千秋宦游吟。幸得明月助,即日可归津。今生,我们一定要跟着您回家!

等我们喊完佛准备往回走的时候,那个很有福报但是有侏儒症、行走很慢的师兄才刚刚赶到,对于我们来说那些并不是问题的杂草,却成为她的障碍,她过不来了,被困在一堆杂草中间,悟坤师兄跑过去把她背了出来。看到这些,我的心好痛,忍不住又开始流泪。众生苦啊!真的好苦!难得修行,此生定跟佛回家!

回到寺院还有时间,我们又跪念了一部经,我知道自己要离开这里了,心里很是不舍,这三天半的打七过程注定成为我此生最美的记忆。这些天来的辛苦,是我长这么大从未经历过的,诵经的当下,我的眼睛布满了血丝,膝盖因拜忏、诵经已磨到发红、疼痛,头发蓬乱,看起来一定很落魄、憔悴,像路边的小乞丐!但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我已经把这里当成了我的家,我在这里睡觉都能笑出来,真的不想走呢!就像一个师兄在打七日记中曾说的那样:“这世上,还有多少人,可以不为钱,不为利,只为了做好人,为了使自己洁净起来,为了反省自己的过错,相聚在一起?还有比这样的相聚更美好的相聚吗?”

这几天在寺院,还有一张和煦、亲切的笑脸久久萦绕在心头,让我倍感温暖。无论是在寺院的长廊,还是在斋堂井然有序的僧人过斋行列中,都能看到他的笑脸。清淡的、真诚的笑,布施给每一个众生,他的笑容打破了我对出家人庄严肃穆、高不可攀的印象。我们第一天晚上赞佛、念佛、追顶念佛,他也来了。我们跪念佛,他也跟我们一起跪念佛,只是他脸上一直保持着温暖的笑容。发露忏悔的时候,师兄们一开始都不好意思上去,佛堂一片寂静,见此情景,他第一个上去忏悔,打破了沉寂,后面师兄们忏悔的话匣子才打开了。后来我才知道他的身份,原来这位僧人就是管理地藏殿的心空师父。花悟师兄说:“心空师父是地藏王菩萨加持而来,是来度化我们,来表法的。”后来我们拜忏、听课件学习、诵经,师父也会默默地在最后那排参加,他对我们这次的打七给予了肯定的意见,并且说自己也要修地藏七六部曲。感恩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萨再次善巧方便度化我们这些根性浅薄的众生!感恩心空师父的慈悲跟大爱!感恩辛苦护持道场的所有龙天善神!

回来之后

回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爸爸洗脚,以前曾经想做这件事想过很多次,但从没做过。这次回来,先把临走前花悟师兄送的光盘开起来,里面有地藏七的学习资料,爸爸坐在那里,我给他洗脚。不知道他听进去没有,只是觉得他的表情很意外很开心的。

在功课方面坚持每天至少一经一忏,早起第一件事就是拜忏,爸爸妈妈说:“你做这个体育锻炼很好的啊!爸妈支持你!绝对支持!”呵呵!

在梦境方面,虽然说不应该着相,但梦境其实也是检验修行的一个方式。回来之后睡眠质量很好,从来没有像这样睡得这么香甜,一方面应该是每天拜忏拜得累了,一方面应该是菩萨加持消了业。从小到大,我会经常梦到妈妈在梦里骂我,每次都把我骂哭了,也许是我从小都不听话的缘故。打七忏悔的时候我把自己的不孝都忏了出来,回来的第一个晚上就梦到妈妈在对我笑,她说:“跟妈妈回家吧!”还有一个梦,回来之后梦到两次,在梦里有两个僧人给我讲法。据说梦到僧宝是内心非常非常清净的时候才会显现出来的,是修行进步的一个表现。

以上就是我参加海南基础七第一期以及回来至今的整个过程跟感受,有一些不太重要的此处没讲出来,但短短的三天半时间确实让我感受到了地藏七六部曲的殊胜,感受到了什么是身与心的蜕变。时间虽短,有点遗憾没有能完整的参加完七天的打七,还有很多内容没有参与学习。但是以后我会把地藏七的修行方法跟自身结合起来,老实修行、努力工作、认真生活。带着感恩的心、忏悔的心、真诚的心,写下这些文字,希望看到的师兄或者是跟佛法有缘的人们,能真正获得益处。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望共勉之!精进努力!莲池海会中再聚!阿弥陀佛!

感恩所有的龙天护法!

感恩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萨!

感恩十方三世一切诸佛!

                                                      海南  证尹(女 28岁)

此福已得一切智,催伏一切过患敌,生老病死犹涌涛,愿度有海诸有情。

文殊师利勇猛智,普贤慧行亦复然,我今回向诸善根,随彼一切常修学。

三世诸佛所称叹,如是最胜诸大愿,我今回向诸善根,愿得普贤殊胜行。

愿我临欲命终时,尽除一切诸障碍,面见彼佛阿弥陀,即得往生安乐刹。

我此普贤殊胜行,无边胜福皆回向,普愿沉溺诸众生,速往无量光佛刹。

\


  • 上一篇:地藏七的印证:姐姐活着往生了西方极乐世界
  • 下一篇:地藏七打七纪实之:给孩子一生受用的因果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