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经回向文 修持地藏经方法 地藏经注音版 地藏经诵念好处
地藏经诵读步骤 地藏经诵念仪轨 持诵经文注意事项 地藏经问答释疑

地藏七:修习六部曲的一些体会

慈大悲地藏王菩萨!    顶礼南无阿弥陀佛!    不知不觉我已经按照六部曲修行一段时间了。虽然自己还没有打过七,而且修行也不够精进,但是我还是决定把修行过程的一些故事和自己的感悟写下来,希望能够对有相似经历的师兄们有所启发。我是处于一个很艰难的时期接触了六部曲。博士研究生生涯已经到了最后一年,学校规定毕业需要的英文论文还没有完成。身在国外访问学习,不仅要完成自己的论文,还需要大量的时间帮国外的合作导师完成基金申请,学业压力很大。在那段时间里,每天需要花十几个小时时间才能完成手头上的工作,天天的熬******和最后一年写论文的压力,使得我身心俱疲。另外,生活上也很不顺利,总是会碰到不顺心的事情,心里很烦恼。虽然烦恼时候经常读王善人的书和佛法书籍,知道要“找别人的好处,认自己的不是”,知道这是过去的恶业成熟了,但是遇到事情之后习气的力量总会一次又一次地让自己“忍不住”犯错了。    修行六部曲前,接触佛法已经有四五年了,可惜一直在佛门外面徘徊。非常感恩当时的女友(现在的妻子)循循善诱,给我介绍六部曲,让我体会到佛法的妙义,真正向佛门前进;非常感恩地藏七这个团体,师 法 友俱足。每日UC讲解、周末共修,针对大家的问题理清修行的思路,直截了当地指出我们的问题症结所在和相应的解决方法。按照一些师兄心得,六部曲像一部精密的机器,只要真正按照这个方法修行,一定能够受益。我想告诉大家的是,这个心得在我身上也成立,效果非常明显。诸位精进的师兄,每日用汗水、泪水甚至是血水践行佛法 ,用行动带领大家一起前进,不时奉献精彩的修行感悟。做为是六部曲大部队的后进生,我是在大部队的推拉提拔之下,才能踉踉跄跄地渡过自己的艰难阶段,解决了现实生活中毕业问题,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工作,让我体会到修行的现实好处。更重要的是,我找到了一个通往西方极乐世界的无上妙法 。虽然自己在修行上还没有大的突破,但我相信,只要长期精进地修行,六部曲一定能让我真正进佛门的。感恩一切!唯有精进修行,才能够报答浩瀚的佛恩!接触佛法    我的学佛的因缘是从学习中医开始的。2005年,我非常幸运地从一所普通高校考到北京的一所高校攻读硕士研究生,从事医学仪器的研发和应用研究。2005年下半年,很偶然地,我去听了一位老师做了一场关于如何学医的讲座。在这场讲座中,老师对中医和传统文化做了精辟的讲解,印象深刻的是老师用医圣张仲景名言“上以疗君卿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来概括学医的目的,和一位非医专业的博士生用萝卜水治疗脚气的故事。这节课一下子拉进了自己和中医的距离,原来中医可以是这么简单易行的,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个学习中医好地方。之前,父母没有多少文化,都不懂医术,为了省钱,经常把小病忍成大病,自己不懂医学,也吃了不少大亏。我听后决定开始学习中医,并且加入这个社团,从此也和传统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社团请的老师都能深入浅出地讲解中医,自己在学医的过程中也力所能及地为这个社团的发展成长做了些事情。我的中医水平进步很快,同学或者自己有一些小病都能使用中医方法很快解决,也能够帮助家人解决身体上的疾病和传授简单的中医保健知识。    学习中医的过程中,一些认识的学中医的同学都在学佛,经常用佛法的观点思考和讨论问题,我从和他们交往过程中开始接触佛法。有天,一位师姐邀请我去龙泉寺的地藏王菩萨法会当义工,并且送我《俞净意公遇灶神记》和《学佛和物理学》两本书。我非常新奇而又激动地答应了。回去之后翻看了那两本书,澄清了以前很多误解,更加坚定了要去寺里看看的想法。法会中,寺院师傅的早晚课唱诵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很多师兄分享他们的学佛真实历程和感应,让我对佛法有了初步感性的了解。    从学习传统文化开始(包括佛法和中医),我的思想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自己本科学习物理专业,也是一名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当时对科学以外的东西都认为是愚昧,以至于对自己的姐姐出家修行都认为是不可理解的。后来,逐渐认识这是自己的认识问题,科学是以实验为基础的,科学理论是不断发展更新的,因此科学结论是有时效性的。既然佛法存在这么长时间,兴盛不衰,不断有人成就,那么佛法是一个有效的方法 ,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那么,科学不能解释佛法很多现象就不是佛法本身的问题,而是科学现在还没有能力解释。而自己以前没有正确的认识,是“科学主义”者,视“科学”为正确的代名词,只要和科学结论有矛盾的事物都是错误的,并因为科学不能解释佛法,就认为佛法是错误的,实在可悲,也实在不“科学”。后来,我逐渐了解到,很多真正的科学家,比如著名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都对佛法或者宗教给予极高的评价,并在老年时候研究和实践这些理论。  这些科学大师高瞻远瞩,看到虽然现代科技给人们带来了有史以来最为丰富的物质享受和生活上的便利,却也带来精神生活上的灾难。这也和中国古代的圣贤的观点一致,正如张仲景在《伤寒论》的序言写道,“怪当今居世之士,曾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但竞逐荣势,企踵权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务,崇饰其末,忽弃其本,华其外,而悴其内,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生活在汉代医圣张仲景,贵为知府,尚不能避免自己家族中在一场瘟疫中减少了三分之二。这种状况在现代社会更是非常严重,堪称惨烈。自己学的是医疗仪器开发,经常到北京各大医院做实验或者是实习,目睹大医院的病人和医生的种种病痛苦状。半夜,我从医院做完实验出来,急诊室的走廊到处还都是男女老少的病人,密密麻麻地躺着或者是站着,等待着一张床位,胳膊上别着输液的针头。病人和家属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医院上,可惜往往情况不如意。看到过很多正值壮年的病人,得了重病,使用最好的现代医疗手段治疗,最后往往是倾家荡产、人财两空。听到很多次国际专家做了报告,尽管现在医学治疗技术蓬勃发展,但是真正有效的治疗率提高确只有百分之零点几。事实上,大多数现在医疗治疗手段是苟延残喘的治疗方法 ,比如肿瘤只要是用手术刀或者其他手段全部切掉就是“根治”,糖尿病要拼命吃降糖药,保证血糖不超标就是有效治疗,即使最后可能导致四肢溃烂或者双目失明也在所不惜;其他各种疾病的治疗更是举不胜举。医生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得往往也不如意,很多专科医生都得自己研究的那种病去世,比如治疗肝癌的得肝癌去世。从因果看,这都是末法时代业障深重的众生感召的,众生没有福报,辛辛苦苦地靠贪嗔痴得到的那些财富,最后都花在给自己买罪受上了,苦得一塌糊涂。    因为自己喜欢中医,就一直思考使用传统的中医方法 解决疾病问题。但是,学中医过程中发生的一件事情改变了我的想法。学习中医过程中我认识了一些德艺俱佳的老师,亲眼目睹老师成功地治疗很多疑难杂症,效果惊人。2007年冬天,我的一个七十多岁男性亲戚,因为退休后每天酗酒并且和家人生气吵架,得了癌症,在医学影像上能够清楚地看到病灶。当时他已经好几天食欲不佳,而且不能排便。因为自己知道医院治疗的情况,根据他的年龄和病情,觉得这个类型的癌症和他本人的身体状况,使用现代医学治疗方法 恐怕效果不佳。我就劝他来北京用中医治疗。他答应来北京治疗。我就带他到一个老师那里使用经络治疗,并配以汤药辅助治疗。老师非常用心地给他治疗,并且告诉他在生活起居需要注意的事情。他在治疗三周之后就回老家服用汤药治疗,也配合老师的指导平时锻炼身体。非常幸运的是,第二年春天,医学影像检查竟然显示他的病灶就消失了,气色也好了很多。他特别高兴,这样要人命的病竟然这么容易就治好了,就偷偷地重新开始酗酒,脾气也日益增长。秋天的时候,他的病又犯了。第二次来北京治疗的时候,看着他顽固不化的脾气,我心里非常不安。果不其然,这次的治疗颇费周折,最后还是没有控制住病情,很快就去世了。这件事情让我认识到医学的局限性,虽然中医是悬壶济世的圣学,但是在业力面前还是无可奈何的。中医认为人的病来自“六淫”(风寒暑湿燥火)和“七情”(喜怒悲思哀恐惊),外在“六淫“的问题用中医方法 应该是比较容易解决,但是内在身心的“七情”问题就不是医学可以解决的,业障不消,烦恼不除,身心不清净,病根自然还在。用佛法的语言来说,如果不超度冤情债主,在合适的事情该还的债还是一定要还的。学佛的困惑    接触六部曲前,我虽然也相信佛法 ,但处于盲修瞎练状态。自己也特别想每天都修行,天天想着工作之后如果有条件一定要每天做早晚课,像那些老居士一样,那样每天都能神清气爽地去工作活。现在想起这个想法 真是愚痴,现代人业障深重,学佛的障碍都很大。如果当下听闻佛法没有精进地去修行,那么未来学佛的各种障碍可能会更大。业障加重之后,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大家一定珍惜自己的修行条件,没有条件一定要创造条件。只要你精进修行,修行的条件一定会慢慢变好的。    当时经常很困惑,佛法有八万四千法门,自己把这些经典看一遍,还没有开始修就基本上也快要下地狱了。没学佛不懂因果,无知者无畏,活得倒是也自在。遇到佛法之后,各种经典已经讲解浩瀚无边,感觉像进入一个无边无际的大黑屋,一直也摸不着适合自己的道路。虽然心里也相信因果,但是行为没有做到深信因果,五戒十善就更加无从谈起了。每次翻看各种佛书之后,对照自己的行为,觉得自己坏得一塌糊涂,随后可能会收敛一段时间。但是,过了这段时间后,可能又变本加厉了。如此反复,就 “学佛三年,佛化云烟”了,对自己的学佛道路越来越没有信心了。接触六部曲的过程    说来惭愧,我学佛后不久就看了《佛教知识介绍》的光碟。小院上的各种神奇的修行治病故事确实让我很震撼,可惜没有真正实践,也没有受益。真正开始修习六部曲实属逼迫无奈,当时在国外手头上工作非常忙,自己又面临着毕业,但是偏偏这时候又业障现前。我感情的道路非常不顺畅,这也是自己在青少年期间邪淫感召的,而那时候非常忙的时候又出现非常严重的感情纠葛。另外,我和两位中国同事一起合租,共用一个厨房,我们就一起买菜一起做饭。但是,因为观念不同,我们相处得不是很愉快。下面我就自己修行六部曲的一些体会和故事和大家分享一下。拜忏    去年7月份,我开始修习六部曲,从拜忏开始学习。刚开始觉得磨刀不误砍柴功,在家里拜忏锻炼了身体,肯定不会耽误工作学习的。从去年7月中旬到11月中旬,我的主要精力都花在写毕业需要的英文论文上,每天基本上都拜一个到两个忏,有时候实在没条件就不拜了。慢慢地,周围环境就有所改善,事情慢慢地顺利起来了。我开始上地藏七的网站看同修的打七日记。同修们的修行体会是我前进的动力,平时只要有空或者修行生退心的时候,我就上地藏七的网站一篇一篇地看日记,每次看完都受益非浅。到11月中旬,我把第一篇英文文章投出去了,这样学习的压力减小了很多,于是决定花更多的时间用于修习。地藏七网站上的一句话很让我触动,大概意思是:无论怎么说都没用,打七之后回去坚持三个月功课就知道六部曲是否有效了。佛法是自修自证的,自己修行了,佛菩萨才有办法 ,否则佛菩萨都干着急。    妻子(当时是女友)每周都去道场听学习讲解,也鼓励我多做功课,我就下定决心多拜忏多修行,自己体会修习的好处。从那之后,我规定自己每天早上起来拜三个大忏。起初,仗着以前经常锻炼身体,心想着那些生病的同修、年纪大的同修都能拜那么多,我肯定没有问题。但是几天下来,只要一拜完忏,我的嗓子里面就有吐不完的白痰,这个现象一直到拜了十多万的时候才好转。渐渐地,我开始听地藏七学习讲解和同修的修行心得。常弘师兄的修行心得真是让我感动极了,就像我看虚云大和尚的弟子俱行上人的修习故事一样,原来这样的真修行人就在我们身边!虽然以前听过一些讲解员,但是每次听了道场的录音,都觉得特别有收获,非常切合我们目前的实际情况,特别推荐同修们听几个录音(杭州道场答疑(09.9.19),《消磨个性》2009.12.6于大同,20100109北京共修道场《佛遗教经》,20100109和20100116北京共修道场《阿弥陀经》)。佛法不离世间法,佛法在每个时代都会随时代发展发生一些变革和调整,而只有大善知识才能够提出让佛法适应时代的方法 。个人认为,六部曲之所以取得很大的成功,就是这个法是适应时代的,是我们的引路人。    12月份的时候我和同事自驾车到另外一个城市开一个重要的国际会议。出发的前天晚上,需要整理资料到很晚了,我还是坚持拜完了三个大忏。出发的那天早上,我早早起来拜了三个忏才出发。开会的路上和7天的会议都特别顺利,在会场照片和几个月之前的照片简直判若两人,脸亮了,也显得更加有信心了。会议期间,经过和国内一个高校的学院院长的洽谈,对方答应给我一个出乎我的意料的职位。    初步的修行给自己的带来的变化也使得自己更有信心坚持下去。到12月中旬,一位年轻的亲戚突然得了糖尿病,使我感到人生无常,就发愿在家打七,每天拜6个大忏。中间几天把膝盖拜破了,尽管拜完忏,垫在地上的毛巾都是血迹,我还是坚持拜。刚开始,因为每天早上四五点就起床了,从来没有连续这么早起床锻炼,早上9点到办公室后我就困得无法自制,必须要睡半个或者一个小时,常常瞌睡得厉害,坐着都能睡上一个多小时。瞌睡的现象在打完这个七后逐渐得到缓解。蒙佛菩萨加持,那周我导师基本上没有去办公室,使得我能在办公室睡足觉。那段时间的拜忏非常艰难,一大早起来睡眼惺忪,又累又渴,我就想很多同修这时候都起来做功课,虽然身在异国,我其实并不孤单。在我修行之后,和我经常起摩擦的两位同事相继回国,搬进来三位和我年纪相仿的同事。之前的两位同事很反感我吃素,我只能偶尔吃点带肉的饺子,不让大家都太烦恼,我和新进来的几位同事的各自关系非常融洽,就可以非常方便地吃素了。修行之后,慢慢地自觉得精力充沛,就自觉地承担起大部分做饭的工作,方便了大家,也练就了自己做饭的手艺。    12月份中下旬,学校过圣诞节,放九天假,大家都出去玩,我看这是精进的好机会,就发愿要再打一次七,每天拜十五个大忏。前两天因为去买东西没有拜够十五个,到第三天我是下决心要把这个七打完。当时道场提倡连拜,我就开始学着连续拜。第一天拜下来特别的累,出了很多汗,当时还担心,中医经典都说冬天养生是要“不泻皮肤”,出这么多汗会不会影响来年春天的身体状态,现在看来这个担心是完全多余的。第二天,早上下起了大雪,我早上拜完8个忏后,汗流得非常多,人也非常累,看到地上拜忏用的毛巾都打哆嗦,但是还是坚持拜下来。第三天,我早上刚拜完几个忏就接到同事的电话,要带我去买菜。买完菜后,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带到另外一个同事家里,参加家庭聚会。到那个同事家里后,我就担心没时间完成我的功课了。同事很热情地用丰盛的晚饭款待我们,吃完后他们提议打牌,我只能答应。时间在一点点地过,难得放假,我不忍心坏了他们的雅兴,只好一遍一遍地祈求佛菩萨尽早结束这次牌局。快十一点的时候牌局终于结束了,我到家也十一点多了。还剩十几个忏!既然已经发愿要在家打七,我就要完成功课。于是还是一个个忏连拜,拜着拜着感觉做人真是很苦很苦,那么冤亲债主应该更苦,我就发愿我要成佛,这辈子一定要往生。自己一直都不敢发这个大愿,因为知道这条路实在是太难了,怕打妄语。发完这个愿后,一个头一个头继续地磕。在我连续拜了十二个时候,喉咙渴得像冒火一样,冲到厨房把半锅粥一口气都喝光了。那天晚上拜到两点多,拜了16个忏,总算战胜了一次自己。随后几天的拜忏虽然整体来说也很艰难,但也总算都克服下来。每次拜完忏,都感觉五谷面包、豆浆和各种水果无比的美味。这次打七使得我减小了对拜忏的畏惧。随后的正常功课我都保证在6到十个忏,在上下班路上听地藏经,或者念诵地藏王菩萨圣号。越是条件艰苦的时候,坚持修行,越是容易受益。我在二月份回国,回来之前需要把很多项目结题,每天都特别忙。那段时间睡眠很少,但是坚持拜忏却非常有感觉。有一天,我一点多刚刚躺下去睡觉,三点多就醒了。起来拜了三个大忏,那三个大忏拜得特别舒服,好像浑身每个细胞都充满喜悦,轻松极了。    很多同修可能还怀疑拜忏和锻炼身体有什么区别。我自己觉得这两者差别很大。上大学的时候我一直坚持锻炼,每天都坚持长跑和大量的力量训练(做俯卧撑)。学校在东北,冬天气温低达零下二三十度,但是无论冬天还是炎热的夏天,我基本上每天都坚持锻炼身体。大学毕业那年,我的脸上长满了黑色的大脓包,别人都说我长得很老气。学习传统文化之后,也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学习养生保健方法,但是自己受益也不大。而去年面临着博士毕业,需要写文章、找工作,需要消耗的精力并不比考研的时候少,由于坚持功课,蒙菩萨加持,经常有人说我气色不错。以前不管是写文章看文章,还是编程序,如果很忙的时候,我经常事情做到一半时候,坐不住了。自从我拜忏诵经之后,我感觉我就能踏实地坐下来做这些事情,效率特别高。做功课确实是开智慧,有时候写文章写着写着,就知道下一句该是写什么了,不是特别去想的,但是特别恰当。拜忏出完汗之后,我刚开始是大量吐白痰,后面是大量放屁。不修行不知道业障重,外面一看还是一个人,开始修了之后,才知道自己真是一个粪器。在自己在家打完七之后,我每天总是放很多很多的屁,臭不可闻。甚至我在回国之前的两周,正好我住的地方的下水道坏了,地下室充满着污水,我住在一楼,臭秽的气体透过木地板充斥整个房间,味道和我放的屁一点不差。本来房东让我搬到附近同事住的美国寺院一段时间,但是自己还是想坚持功课,还是在这个充满“粪尿地狱”味道的房间住下。说来奇怪,本来说是能够很快修好,后来发现问题很严重,一直拖到我回国的那天才修好。同事们都很同情我,两周都住在臭烘烘的房间里,不能洗澡不能用下水道。我倒是很开心,因为我可以做功课,而且在消地狱的恶业。 诵经    《地藏经》是我学佛开始之后第一本诵读的经典,也是唯一真正用心读诵的佛经。虽然知道诵《地藏经》的利益殊胜,但以前也只有自己遇到不如意的事情或者紧急事件的时候,才记得拿起《地藏经》读读,但是每次念《地藏经》都觉得心里很痛苦很焦躁,盼望着什么时候能念完啊。而且回向的方法不对,自己受益不大。    之前一般都是以听经为主,拜完十几万个大头之后,我从今年4月初才开始诵经。刚开始诵经的时候,还是浑身难受,肝胃部闷堵,眼睛发热刺痛。业障现前,也是消除业障的好机会。我坚持每天在午饭后在无人的顶楼楼道诵经,楼道很热,每次诵完一身大汗也一身轻松,诵完十几部经后难受的症状基本消失。一个多月后,诵经就能感觉到有过电的感觉。每次诵完经后,心情都特别好。五月份之后,我的毕业论文交了之后,尝试了几天连跪两部经,感觉真是美妙,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    佛法是性命***的。以前自己对修行佛法有误解,觉得佛法是解决生死问题,但是总是没有全面认识佛法 ,认为现世的健康还是要从医学或者道学中求,就要种布施医药的因,还是向外求的多,不知向内求,相信佛。“修性不修命,天下第一病!”自己害怕得这个“天下第一病”,就一面学习佛 法 ,一面使用传统中医养生方法保持健康。六部曲结合拜忏和忏悔,加上吃素、诵经超度、放生护生以及日行一善,环环相扣,既长养了慧根(修性),也从根本上成就了健康的色身(修命)。行善    行善是六部曲的生活着眼处,以前自己学佛的最大误区就是把心思都放在外头,放在所谓“行善”上。自己一腔热血,哪怕牺牲自己的学业也再所不惜,去推广或者普及传统文化,希望没有接触的人也能受益。可惜,最终的命运就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自己的学业退步了,生存的压力很大,家里产生了不同意见,学佛的路越走越窄,断自己的慧命。印光大师说过,度人之事非大菩萨而不可为。自己刚刚接触佛法 ,甚至没有入佛门,就不自量力,实属愚痴。地藏七学习讲解里面提过,在学习工作很忙的时候,尽全力去做好本职工作就是念佛,就是修行。实在是慈悲至极,一语点破我的问题所在,想往生的首要条件是净业三福,如果没有奉事师长,没有能力孝养父母,那么无论做多少功课,想往生也难。个人愚见,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把人做好,把家庭处理好,把工作做好,给世人不学佛的人演绎佛法 ,让他们知道学佛的好处,使得他们生信,就已经功德无量了。那样,佛法将会越来越兴旺,社会会越来越安定,国家会越来越昌盛。反之,大家心中只有我,光顾着自己的功课,自己能不能往生,把家庭工作都抛弃了,那么佛法在世间存在的日子应该要倒计时了。度人是要靠行的,是艰难卓绝的事,嘴皮子上讲些道理,和别人说完就过去了,很多时候和放屁无异。 博士毕业论文写作与六部曲    自从二月份回国之后,我就才开始我的论文写作和找工作,写毕业论文的时间只有一个月多,时间非常紧凑,每周要参加研究进展讨论会,需要修改之前投出去返回修改的英文文章和中文文章。我规定自己每天的功课是早上6个大忏,中午吃完饭跪诵一部经。写论文期间同学很着急,经常叹气,但越是着急,进度越慢。但是,我一直坚持做功课,心情一直很平静,每天各种事情都有条不紊地处理着。心里特别感恩,自己如果不修行,因为时间太紧了,肯定也更是急得不行。现在回头想起来,我真是比较充分地利用时间,每天订的写作目标都基本上能够完成。同学知道我修行佛法 ,看到我的变化,马上就升起了学佛的信心了。我当时觉得自己太愚痴,也出于保护他的目的(怕他在这关键时期思想动荡太大),只是告诉他等论文完成之后再和他们讨论学佛的事情。以前不修行,倒是喜欢到处乱说,其实可能是断人慧命,现在修行了,有了一点变化,才能够影响到周围。    提交毕业论文的前5天,我发现我的论文结构有问题,前面部分没有按照学校要求的写。发现这个问题后,心里很乱,吃饭的时候就求佛菩萨加持。回到办公室后,镇定下来,立即就发现我把那些段落都零散地写在其他一些章节。交论文前三天,导师让我把论文给他看一遍,但是我还剩不少工作要做,而且身体处于很疲惫的状态。那天早上四点多就起来找各个章节的错误,一直干到七点多,怕浪费时间,犹豫着是否要做今天功课。后来决定要做,非常恭敬虔诚的拜了三个忏,五体投地至诚佛。去办公室的路上都在念诵地藏王圣号,什么也不想。到了办公室,好像一年多来高强度的工作的疲劳感一下子消失了,整个人的精力特别集中,有使不完的力量,一口气工作到下午四点多,把剩下的工作都基本上完成了。当我刚刚完成的时候,导师打电话给我,让我把论文发给他看一下。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按时交论文了。一分付出一分收获。    从我修六部曲以来,因为自己不怎么做梦,我没有过什么殊胜的梦境,也没有什么特殊经历。但是,我的身体比以前好了,心情经常非常安静喜乐,学习工作尽管很忙但也挺顺利的,家人也感觉我身体要比往年好些。现在,修行占用了我大部分的业余时间,尽管生活很简单,但是身心状态却是历史最好时期。找工作的过程,因为想留在北京发展,回国之后就在北京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并且有其他两个很好的单位愿意让我加盟。    佛力浩荡,像水一样滋润和体贴,凡夫业障深重,看不到眼前有什么改变。但是,只要坚持一段时间,回头一看,发现自己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即使没有什么变化,也要坚持,看看《可许则许》就知道了,佛菩萨度人是很不容易的。但是,地藏七教了我们方法 ,只要按照这个方法去做,必能受益,受益大小取决于你的三心(真诚心、感恩心、忏悔心),直接的衡量标准是功课量(尽力为前提)。    弟子障深慧浅,见解可能会有偏差,对六部曲理解不深刻。如上修行体会如有不符合佛法经典和教诲的地方,以经典和教诲为准,希望广大同修见谅。虽然自己也自称修六部曲,但是经常是顾此失彼,没能做到老实听话,幸运的是,我现在还有机会修行,有改善的机会,甚至是成就的机会,这也是这辈子最大的幸事了。感恩十方三世一切佛 法 僧!感恩和同修们的法供养!感恩地藏七的所有同修们!                                                                      北京    法 明(男)

\


  • 上一篇:地藏七:修行不能等 把握好当下
  • 下一篇:地藏七:佛菩萨督促我做义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