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经回向文 修持地藏经方法 地藏经注音版 地藏经诵念好处
地藏经诵读步骤 地藏经诵念仪轨 持诵经文注意事项 地藏经问答释疑

地藏七:生命的成长与回归

现在人们总是强调“自强不息”,但常常忘记了后半句“厚德载物”——这个才是根本啊!我们脚踩着大地,以为是土地在支撑着我们,其实不然,承载着我们的是福德,而福德从何而来?就是靠行善,靠修持“五戒十善”得来的。

虽然一直都知道“天地有道”,也希望顺着天地之道幸福快乐地生活,但是什么是真正的“道”呢?我不知道!三十多年来,一直按照自认为正确的方式生活,却活得越来越痛苦、越来越迷茫。原来一切痛苦都来自于自己的错,可怕的是,以前根本不知道自己有错。

为什么“幸运”之人常常感觉痛苦

修学佛法两年多来,我和我的世界有了巨大的改变。前两天和先生聊天,他说我确实变了很多,拿着我多年前的照片,感慨地说,你看上去比几年前还年轻十多岁。以前如果没有什么开心的事情,我一般都是不开心。现在,内心的喜悦和安宁时时涌现,即使遇到负面情绪,也很快能调整过来。

先生总是说,很少有人像你这么幸运了。听了这话,以前总觉得有什么堵在心口。我知道自己还算幸运,妈妈善良贤惠,是出名的好媳妇;父亲正直能干,在当地位高权重;爷爷是一位老知识分子,看护我从小长大。潜移默化中,爷爷将“知书、守礼、忠贞”等灌入我的心田。家庭一直很和睦富足,成长过程中,也一路顺利,有点类似心想事成。本来学习一直平平无奇,高三那年突然希望考上省外大学,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很用功学了一段时间,被南开大学录取。大学毕业时,希望找一份稳定、轻松、体面的工作,很顺利进入中央事业单位。一直对感情比较谨慎,期待一生一世、从一而终。二十二岁那年,情感方面一片空白的我,遇到刚从欧洲留学回来的先生,他在国家部委工作,刚被提拔,意气风发。父母很满意,认定先生老实可靠、前途无量,很快就谈婚论嫁。先生果然如父母所说,一直对我呵护有加,他的事业和收入也一年好过一年。我想要一个男孩子,怀孕时,从没想过肚子里的宝宝是女孩,果然我有了一个很可爱的儿子。我的家庭一直是父母最放心的。

可是,所有这一切都没能给我“幸福”,一直对生活本身很迷茫。以前我总问妈妈和先生:“人为什么活着?今天和明天差不多,一天天就这么过?然后老了、死了?”妈妈含含糊糊应付我,担心我是否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先生回答比较标准化,不管我问多少遍,他的回答总是:“你够幸福了,这就是生活,不要想那么多吧。”

于是,我开始甩掉迷茫,开始关注金钱、地位、外貌,开始要求先生,把控孩子,希望能够抓到点什么,能够依靠点什么,能控制点什么。出国热时,我辞去公职,出国去新加坡电信公司工作,收入不错,身边还有不少朋友。可是离开祖国没有我期待的幸福,又几经折腾,注销工作签证回到国内。以后又进入国家控股的上市公司,不到半年就让我管理一个团队,收入很好,但是工作压力很大。权力、金钱似乎也不能给我幸福。

也许安逸的生活更适合我?恰好先生工作重心放在四川,我又把家折腾到成都,在那个安逸的城市,找了一份安逸体面的工作,过着貌似很安逸的生活,把关注的焦点放在护肤、衣着上。

可是,内心依然有无数烦恼,我们这个看似幸福的家庭,隐含了很多不安和无奈。

金钱、地位、美貌与“幸福”不画等号

是钱不够多吗?虽然我家北京两套房、成都一套房,有车子有投资,工资、存款也足够日常生活,但是拥有更多钱,一定会拥有更多的幸福满足吧?先生的大学同窗好友是一位几十亿身价的富翁,女儿玩的是英国纯种小马,可以随便周游世界,多好呀!金钱能买到的远远不只是物质,还有尊严、满足和另外一种层次的境界。随着我们两家接触越来越多,我慢慢发现,也许金钱和幸福是不能画等号的。有一年春节,我们两家一起去海滨过年。我们两位妈妈一起躺在满地银沙的海边,聊着各自的心事,聊到深处才知道,原来她最担心的是被打劫,时常幻想遇到劫匪如何应对,为此把宝马车都换成低调的车子了。

我一声叹息……

权力很重要!读书期间,当地很有名的特级教师主动单独给我们补习;学校统一做校服,裁缝会主动找我,单独给我测量;有病医生到家里诊治等等。还有人曾经冒充是爸爸的女儿,说火车票丢了,车站的工作人员主动给她购买卧铺、送上列车。

很多好处不用刻意要求,自自然然送上门来。如果拥有更高地位一定很舒服吧?有一次和一位部长级领导全家结伴旅行,我们两位妈妈聊的依然是生活中大大小小的烦恼,原来都差不多。

想起爸爸和姑父的一次聊天,爸爸说:“当年读书时想,将来能当大队书记多好!看看你我,你现在也是副***了,还不是身不由己,盯着再上一层楼。说实在的,也不是一定要当那个官,但是一样的资历,如果不被提拔,先不说这口气不顺,就是这工作也不好干呀!多少人看人下菜呢。”大约骑虎难下就是这样的吧。

我又把关注重点放在美容着装上,为了一根睫毛完美上翘,我能折腾一个小时。虽然每天换一套服饰,两周不会重复,但是衣柜里永远少一件衣服。买了新衣,开始烦恼如何搭配,还要保养、收拾。经常为了一件找不到的衣服,忙乎一晚上。每次整理衣物都要耗费大量精力,一次购买衣服、饰品能花掉两个多月的工资。琳琅满目的百货,是一个无尽的黑洞,难道我以后的生命就耗费在一个又一个百货商场中吗?堆成山的服饰用品,给我的是瞬间的满足和无尽的欲望,沿着这个黑洞,我看不到幸福和光明。

汶川大地震时,我在都江堰

慢慢地我越来越敏感脆弱、易怒不安,可怜的儿子是最大的受害者。在他那段成长的历程中,我充当的角色是“恶魔”。

完全没有母亲应有的平和慈爱,儿子的健康也每况愈下,最后,我的孩子得一种怪病——儿童抽动症。就是孩子的面部表情会不自觉做鬼脸,身体有时也会突然做出一些怪异的动作,严重时,喉咙还会发出一些声音。这种病非常难治,西医基本是不能治疗的,我找最好的儿科中医求治,吃了将近两年的汤药,可是孩子的病一直是反反复复,最后,孩子肾脏都不太好了,小学三年级还会尿裤子。我因此痛不欲生,记得有一次孩子症状特别严重的时候,我心中的恨简直像火山爆发一样,如果那个时候有机缘,我一定会恨到杀死自己、杀死孩子……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心态有问题,也参加了不少国内外价格昂贵的自我认知工作坊或者灵性培训,可是效果总是若有若无。

后来,公公婆婆来我家住,没想到一次偶然机会,检查出婆婆得了乳腺癌。先生工作一直很忙,照顾婆婆的事就落到我肩上,住院、手术、护理,还要兼顾工作、孩子和公公,这些都让我心力交瘁。

接着赶上汶川大地震,地震时,我在都江堰。大地发出怒"吼似要炸开,天是黑的,所有的鸟飞起。开车赶回成都,掠过"眼前的是石头瓦砾旁站着的无助的人群,废墟下有他们压碎的孩子、变形的挚爱、残缺的肢体和毕生追求的名利,那种感受不是我能用语言描述的。大地震后,成都一片恐慌,食物一抢而光,桶装矿泉水卖到七百元,所有大医院全力救助地震伤员,不接受其他病人,婆婆的治疗搁浅。死亡的恐惧、生命的迷茫越来越压得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2008年5月19日,我到成都文殊院为死难的人祈福,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在神明前(以前,不知道佛菩萨和神仙的区别)为不相关的人祈福。在文殊院捐款时,一位和善的老人递给我一张佛教光碟,这是我第一次接触真正的佛法。当我第一次听闻有一个西方极乐世界可以去,有一尊阿弥陀佛可以依靠,灰暗的生活突然打开一扇窗,一扇眺望五彩斑斓世界的窗。把公婆、儿子都送离险地成都后,我马上就开始认真学习佛法了。

原来一切痛苦都来自于自己的错

2009年8月,我和儿子一起参加了地藏七基础七,这是一次非常大的转变,让我彻底认识到原来一切痛苦都来自于自己的错,可怕的是,以前根本不知道自己有错。虽然一直都知道“天地有道”,也希望顺着天地之道幸福快乐地生活,但是什么是真正的“道”呢?我不知道!三十多年来,一直按照自认为正确的方式生活,却活得越来越痛苦、越来越迷茫。从来不知道世界原本不是眼前的这个样子,原本无限宽广。在我们人类未知的地方有着最光明的力量,一直守候在那里,等待我们迷途知返。通过六部曲:吃素、读诵《地藏菩萨本愿经》、忏悔(《礼佛大忏悔文》)、放生护生、行善和念佛,就可以获得光明的力量、改造自己。

"但是改造自己谈何容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贪不"嗔不痴,说起来就是六个字,做起来就是每一个行为、每一句话、每一个念头的转变呀!晚上刚发了愿,要改什么毛病,早上一忙一着急,或者被谁一刺激,就忍不住又犯了。毛病习气的力量非常大,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克服的了。怎么办呢?地藏七让我深深体会到,佛力不可思议,不是虚无缥缈,是实实在在的。

为了最大限度获得光明的力量,获得佛力,我一直努力坚持功课,不敢浪费一点点时间。有一次,先生安排和朋友聚会,餐厅离我家很近,我趁着回家换衣服的机会,抓紧时间还拜了一个忏。满脑子都是如何多做功课,剪指甲、上厕所、洗澡等等,都要算计好时间,掐着点弄完。每天很早就起来做功课,天天坚持,期间苦乐交替。想起从前的迷茫,想起汶川大地震,十几万人的皮血骨肉时不时将我懈怠的理由抹杀干净。震后参加志愿者工作时,发给我一件T恤,印有“我们在一起”。可是,死亡来临谁与我在一起?每当我坚持不下去时,我就拼命求佛,求佛给我力量,给我回归生命本源的力量!随着不断坚持,身体越来越好,好事也越来越多。

儿子也一直坚持功课,他的身体也越来越好。以前儿子基本上每个月都要生病,坚持功课后,很少生病,即使有些不舒服,很快就能恢复,彻底和药罐子bye-bye了。儿子的儿童抽动症虽然顽固,但是症状越来越轻,时有时无的,只要不感冒,基本上没有任何症状。以前儿子很容易烦躁,坚持功课后平和了很多。

很传奇的是儿子小升初的事情。先生一直辛苦为儿子联系上北京重点初中,好不容易求人找到一所很好的学校,需要赞助十八万,最后还是没联系成。没想到儿子参加电脑排位,居然奇迹般分派到一所比那个要赞助十八万更好的学校。一分钱不用多交。小学的教导主任,在晚上十点了给我们来长途祝贺。

她说,这种几率简直就是买彩票中头奖。全区大摇号,只招十六人,这孩子还一直在成都借读,就中了,命太好了!最后还说,她一定要去买彩票!先生高兴得不知道该干什么。我知道该干什么,就是要老老实实地学做人,踏踏实实做功课。

身心的改变:从疲倦焦虑到身心轻安

随着修学佛法的不断深入,越来越深地体会到地藏七六部曲的不可思议,佛力不可思议,佛光就是最好的营养品,不断滋养着身心世界。

身体的变化

学佛前,我是一个弱不禁风的人。夸张到北京刮大风,父亲都担心我被风吹走,打长途反复嘱咐,如果风太大要抱住电线杆。

我特别容易疲倦,一天要睡十多个小时,睡眠质量也不好,晚上总要醒来很多次。还容易害怕,晚上一个人睡觉要开着小夜灯。肠胃总是很不好。皮肤容易过敏,春秋换季严重的时候,脸肿得像猪头,那时候,还特别爱美,因为面子问题都愁死了。

虽然身体没有什么大的疾病,表面看起来,每天也把自己收拾得光鲜时髦,可是生活质量相当不好,心里充满焦虑、不安。

修学佛法两年多,体会到什么是身心轻安。整个人都年轻了很多,病痛、担心、忧虑等负面的东西都在渐渐远去。每天睡眠很少,整天都很清醒、精神。以前为了灭除眼角的细纹,买了不少昂贵的眼霜、眼膜什么的,现在洗脸都要挤出时间,皱纹一丝都找不到。以前我比较清瘦,现在很匀称、很舒服。

前两天见妈妈的朋友,阿姨说我看上去比妹妹年轻好多岁,一点都看不出有这么大个儿子。

内心的变化

以前的自己:

一、多愁善感。喜欢看《红楼梦》、琼瑶小说,芝麻大点事也能痛哭起来,怎么会有那么多眼泪呢?

二、敏感多疑。有段时间看婚外恋电视多了,总怀疑先生可能有外遇,即使现在没有,将来也会有。先生百口莫辩,视我如鬼魅。

三、急躁不安。出去旅游,没到景点就急切盼着到景点,到了景点就急切催着快快看,盼望赶快到下一个景点。结果是哪个景点都没能好好看,又急切盼望回家了。

现在的自己:

一、遇事不容易纠结了。以前对我来说可能是很大的问题,现在不知不觉不太在意了。孩子教育问题,一直是我和先生意见不一致的焦点。一次先生为此又和我急了,本来我还有点委屈,可是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就很平淡,负面的情绪瞬间消失。看着先生生气的样子觉得很可爱,笑眯眯地看着他生气,和隐忍不同,一切都自自然然的。

二、以前对自己喜欢的事情很上心,对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很漠视,对人也是一样。现在发现自己愿意尝试以前想都不会想的事情,做得还很欢喜。

(一)单位分东西(水果、大米什么的),有的同事没拿,东西长时间放在单位。以前这种事情根本不会进入我的脑子,现在觉得能不浪费最好,会问问大家谁没拿呀,如果同事不要了,也很愿意把东西分给需要的同事们。

(二)以前看某位同事,上班不用心,总想打游戏。找他谈工作时,简直就像他的仇敌一样,一想到要见这个人都不舒服,一起共事总生烦恼。现在自自然然就不烦恼了,可以自然给他方便,出门给他让个道什么的,笑得也很自然了。

三、发现自己的毛病、缺点更敏锐些了,和以前不太一样。

以前发觉自己哪里又错了,会很内疚自责,总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差呢!现在也会不好意思,但是不会长时间纠结。现在自己是这样的状态:观察、接受和改变。越来越体会到成长的快乐,不是因为自己有多好,而是因为自己还在成长。越来越体会到学佛修行是一件非常幸福、非常幸运的事情。生命的意义,原来就在于不断进化、不断成长,最终要回归永恒的安宁。

四、对人、事、物越来越平淡自然。对于磨难、痛苦、快乐、享受等等,慢慢有了面对和接受的力量,心态平和了很多。

遇到一些场合,以前可能会心潮起伏,现在也不是刻意想怎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比较平淡。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大家都那么感动,自己怎么这么平淡。

婚姻家庭变化:从贪爱攥紧到尊重放松

爱情和婚姻一直是我期待和珍视的。结婚以后,先生一直对我很包容、迁就,我也一直很习惯让先生就这么背着生活。

以前不管是身体上、精神上、工作上有什么不顺心,都会毫不犹豫丢给先生,附带大堆抱怨。可是一个人的能力和精力毕竟有限,十多年婚姻生活,先生无尽奉献的结果,换来的是我更多的不满和不安。总是在期待先生怎样对待家庭,如果无法满足,我就心生怨气。还总莫名担心危机来临,怎么办?如果先生先我而亡,怎么办?如果先生爱上别人,怎么办?

修学佛法以后,我渐渐明白,一切都是因果,婚姻也是。

有这一生和这样一位有缘人携手走这一段路,在一起时,要多为对方想想,放下自己的贪爱才能真正给对方轻松。慢慢地自己越来越平和,先生也经常感叹我的变化,我们之间少了一些没有距离的亲昵,多了一些彼此尊重和自由。与先生的关系越来越舒服,清清淡淡、自自然然的。

与儿子之间的缘很深。感觉做母亲的就是毫不犹豫,亲手把自己绑死在一张网里,网中密密麻麻都是孩子的点点滴滴。

儿子小的时候,我可以两个小时凝视儿子熟睡的样子,什么都不干,觉得只要能看到他,我就是最幸福的。修学佛法后,才明白都是因果力量的牵引。如果继续在这张网里挣扎,绑死的不仅是自己,还有孩子多彩的生命。

2011年9月,儿子胳膊骨折,腿又摔伤,住院、手术、坐轮椅,大半年才基本恢复。自己一直很冷静,虽然也心疼,可是处理事情比较理智平静。看着亲人们为此焦急、忧虑,我仿佛看到了从前的自己。更出乎自己的意料,整日照顾痛苦难忍、烦躁无助的儿子时,内心很平静,没有影响我的笑容。大约也感染了儿子,儿子对自己接连的遭遇,也逐渐能坦然接受。

期间,儿子还一直坚持拜忏,即使坐在轮椅上,每天也随着《礼佛大忏悔文》对着佛像点头行礼。

不知不觉,我对生命有了更多的敬畏,更加尊重儿子的现状,他来到这个世界有他自己的因缘。母亲,是他在这次生命旅程中接触到的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但是远远不是儿子生命的全部。他的生命有属于他自己的精彩,我能做的是不断提升自己的素养,不断完善自己的生命,这样才有能力,在恰当的时候,给予孩子恰当的帮助。

以前总想人活着是为什么呢?死亡又是怎样的呢?现在我终于找到了生命的意义。只要不断坚持,总有那么一刻,能够超越生死,让生命真正地回归。

北京 妙深(女 38岁)

\


  • 上一篇:地藏七:禅悦柔忏——由静而生的不可说的感恩心
  • 下一篇:地藏七:爸爸往生艰辛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