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经回向文 修持地藏经方法 地藏经注音版 地藏经诵念好处
地藏经诵读步骤 地藏经诵念仪轨 持诵经文注意事项 地藏经问答释疑

地藏无量狱,成因在那里

AAAAAA

  无始谷中,风和日丽,雷泽深处,烟水茫茫,淮中学吧,季值仲春,木莲似雪质更洁,粉梅如霞骨又芳。有师称明,教化人天,情智六道,森然罗列。

  雷泽水神:水神一族,局系狭隅,或圆或方,形随器转,亿万斯年,不得自专,其苦之甚,孰有逾焉? 呜呼哀哉,明师救我!

  粉梅仙子:花仙一族,精泄香消,娇媚俞甚,体形俞亏,亿万斯年,不得伟岸,其苦之甚,孰有逾焉? 呜呼哀哉,明师救我!

  空神若多:空神一族,质虚相乏,恒沙尘执,雍塞于身,亿万斯年,不得澄身,其苦之甚,孰有逾焉? 呜呼哀哉,明师救我!

  职学星君:文曲一族,身拘象牙,茫茫懵懵,何谓繁华? 亿万斯年,不得爽神,其苦之甚,孰有逾焉? 呜呼哀哉,明师救我!

  ……明师救我!

  ……明师救我!

  ……明师救我!

  求救之声,此起彼伏,其声之凄,响遏行云,其况之惨,痛人心扉。一切明渭然长叹,唉呀唉呀,娑婆娑婆,苦事甚多,怜我众生,无有片乐。春时常困夏又闷,秋有烦燥冬雪深,若有闲事挂心头,人间那有好时分!

  欲晓然:仙兄教我,娑婆世界,何以苦多?

  一切明:仙弟欲晓然,听我给你说,西方有净土,其名为极乐,苦事无人晓,乐事日日多,心若有念想,随念即飘落……

  欲晓然:极乐至妙,心向神往,师兄告我,何以能之?

  一切明:也易也不易,全看人心地。

  欲晓然:此话怎讲?

  一切明:你看雷泽,百草秀茵,烟波浩淼;水神一族,若得自专,风流又云散,何处水云间?再看花圃,群芳竞香,争奇斗艳;花仙一族,若得伟岸,举世皆松楠,妖娆何处见?再看空中,极目聘怀,遐思悠悠;空神一族,任其澄身,玉宇若澄万里尘,净秽诸国何处寻?再看学人,心明万法,满腹经纶,文曲一族,若得爽神,慧日杳杳又冥冥,含识尽化梦中尘。 ……

  欲晓然:仙兄辛苦,且暂吃茶,弟子愚顿,理解如下,是为见指,还是见月?万请惠正!

  欲晓然:芸芸众生,因业力故,福德有别,对世间物,所见必异。比如桃花,农人所见是秋日桃果,商人所见是游者银包,诗人所见是春日美好,情人所见是忚比花娇,官人所见是辖区风貌,禅人所见是心的微笑,……

  一切明:晓然所见是柳梢弯月,尚有朦胧。见桃果者生活在乡居农庄里,见银包者先活在商业项目里,见美好者生活在心中风景里,见花娇者生活在温柔缠绵里,见风貌者生活在群众拥护里,见微笑者生活在安祥如意里,……

  

   一切明: 老弟欲晓然,你想在那里?

  欲晓然: ……

  一切明: 有人欲极乐,是易是不易?

  

乍闻此言,欲晓然旷无所适,继而心头大震,犹如道道剧烈的闪电,撕裂了千年漆黑的夜幕,剎那时,雨声哗哗,倾盆而下,许久许久,无量百千,那由他劫,恍恍忽忽,不知身置何处。“啾、啾、啾、啾”几只小麻雀,倏然而去,离后的花枝,荡漾不已。欲晓然只觉余音袅袅,遍体生凉,环顾四周,依然还是,蓝天悠悠,暖日洋洋,轻风习习,飞花飘飘。

  欲晓然满脸肃穆,膝行而前,礼数十足,“多谢仙兄,令弟子得悟妙谛,心中长明。兄长面前,敢请天地为鉴,日月做证,弟子今日郑重宣告,无边长夜自兹去,有人敢称已晓然。”

  

BBBBBB

  “地藏经载,铁围之中,是为业海,地狱在焉,以惩有罪,罪壮之况,无量百千。仙兄告我,众生之罪,何由致此?现代科学,发达昌明,能否尽灭众生之罪?”

  “汝知花否?兰羡梅幽,李喜桃艳,牡丹贪恋月桂香远,芍药仰慕水莲高洁……但凡众生,不乐本属而渴求外致者,即为狱因,众生有多少种不乐本属,医院中就会有多少种病痛,业海中就会有多少种地狱。现代科学,无论多么的发达昌明,欲灭众罪,却是不能;相反,随着社会的发展,世人如果有新的欲求与不乐,医院中就会增添新的相应病种,地狱中就会增添新的相应狱种。病因在心!怎可灭尽?只要有妄心,其性偏恶,就会感生相应的痛苦地狱;同样地,心中有妄,其性偏善,就会感生相应幸福天国;若是心中清净,任运照观,就必感生相应的净土佛国。恶业与善业都是秽业,秽业能引发其他心灵的扰动,在法界激起心力波;与此相对的是净业,净业才可不受轮回的缠缚。”

  “为什么众生不乐本属,渴求外致,必会落狱?”

  “兰羡梅幽,若也历冬,必伤天寒,欲不落狱,岂可得乎? 李喜桃艳,若也红妆,必遭天戕,欲不落狱,岂可得乎? 牡丹贪恋月桂香远,若也芳压月宫娇娥,国色能斗炎夏肃秋? 欲不落狱,岂可得乎? 芍药仰慕水莲高洁,若也水中绝世独立,可知水湿居之不易?欲不落狱,岂可得乎?”

  “确是如此,非分之想,必遭天戕!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有限归纳,言不尽意,能从更深义谛上予以严肃地说明吗?”

  “修心人呐,汝常修心,修心之时,能心不动念吗?就算一日半天,能心不动念,无量百千那由他阿僧祗劫,还能心不动念吗?”

  “回禀仙兄,地火水风,无处不在,众生之心,亦不例外,风吹念起,能不动乎?”

  “那么,修心之时,你是怎么处理被风大吹起的心念呢?”

  “闲步去小园,心生百千念,花开花又落,开落任自便。”

  “哦,以无所住而生其心啊!”

  “马马虎虎,可以这样说吧。”

  “我说小老弟,境界真不低,欲明更深义,应该没问题。”

  “我再考你,假如心有所住呢?”

  “如果是知而为之,舞游心海,如鹰击长空,心有所欲,那是妙用;如果是无知而为,心不由己,如风中飞蓬,并无所欲,那是愚执;无论是那种情况,心念都会生生不息,假以时日,终结成界,净秽诸国,诸佛世界,都是这样成就的;多说一句,如果心无有住,何来心界?那就常寂净光,亿万斯年!”

  “哦……可叹小老弟,境界实不低,欲明更深义,确实没问题。”

  “仙兄,你默然良立……”

  “无他,我在斟酌,是我说好,还是听他说好?”

  “谁呀?”

  “一切明呀!”

  “上古大贤?”

  “是呀!”

  “仙兄莫非说笑?时值未法,去贤久远,如何得聆仙音?”

  “绝不说笑!天台智者,可曾耳闻?”

  “可是定入灵山,与佛法会的那位大师?”

  “正是!他能我们也应该能!”

  “可是,我们没大师那样的功夫啊?”

  “哦,要这样说的话,那你就不能啦!”

  “听兄话音,……里面可大有玄机啊?”

  “也不是什么玄机,稀松而又平常,有点小道理,老弟未明耳!”

  “且慢,容弟大礼,家兄曾教,能闻无上妙论,而未以礼者,后世必无明攻心,级退般若。”

  ……

  “善哉善哉,面对言教,如此立心,当来之世,必般若深深,光明炽盛;十方世界,求菩提者,若能如此,一定会速明实相,速证菩提,速登极乐,速臻圆觉,速诣密严。”

  “得仙兄预记,身心俱踴啊。”

  “先给你说个小插曲,那一天,我闲步校园,见一少女与老者激辩正酣,那少女姿容秀美,水红衣裙,眉目如画。”

  “卢老师,你评评,他说这两天去北京开会啦,才回来;千里帝都,两日而返,这不是骗人吗?”

  “对,是骗人。”

  “就是!就是!臭老头,臭老头,谎话骗人,羞羞羞。”言辞之间,倏忽不见。

  那老者错愕完毕,面露微愠,“卢老师,怎么这样教学生啊?你这才是骗人呐!”

  “校长大人,你知道那少女是谁吗?”

  “谁呀?”

  “桃花仙子!她一生不过半月,活动范围,仅在方寸之间,拼将性命,御风而行,也高不过十米,阔不及百丈;给她说,千里帝都,两日而返,她怎么也不会相信呐!”

  “桃花仙子的故事,说明了一个道理,众生六根未触的物事,心内未容;也就是说,众生心内,全是六根已触物事。世间三现,均是如此。”

  “云何三现?”

  “闲暇时的心海映现,现实中的眼前所现,睡觉时梦中浮现。”

  “ 华严经云,三界唯心……”

  “噢……我已知晓,仙兄是说,虽值未法,大贤已远,但任何事人,不出心外,心海若澄,神会不难。极妙!极妙!能否告知,仙兄是如何悟得此法的?”

  “哎哟哎哟,知我如此,仙弟聪慧,上根利智,上根利智啊! 法华经上,多宝加来,去时已远,为证释尊,可来娑婆;为聆仙音,我们自然也可往诣彼尊!再一个,释迦世尊,多次谕示,为求法教,时间空间,从来都不是问题,一切勇,金刚脐,大目连等很多菩萨,不是常给我们表演穿越之事吗?”

  “上古大贤,耳闻久矣,风度神采,心向往之,然而从未得睹宝像,怎样照观啊?”

  “这个易尔! 金刚经言: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得见如来。”

  “噢……我已知晓,澄心所感,本是佛教,澄心所闻,自是法音!仙兄高明,仙兄高明,且慢开示,容我再礼。”

    ……

  “仙兄教我,这又是如何悟得的吖?”

  “如是解我义,仙弟也不差,闻一而得万,利智上根啊! 阿弥陀经:风吹罗网,常作天乐,众鸟齐鸣,皆演法音,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哎吖哎吖,怎么了?天从未这样空明过!你闻你闻,这不是花香,花不是这样香的!再听听,再听听,什么声音吖,悦耳异常!……”

  “古贤至矣!”

  突闻之间,万千感悟,从心深处,汩汩流出,不可遏止。

  “修心人呐,任运照观,心中万念,可得寂乐;若又念中囚心,则成我执,心即称王,性最自在,能服囚乎? 囚心于念,频出频入,即成轮回;红尘万千苦,地藏无量狱,根本之成因,心不安念狱!”

  

   此论若谬,阿弥陀佛,

  论若有功,阿弥陀佛,

  若益见者,阿弥陀佛。

 

\


  • 上一篇:地藏来了,黄鼠狼来朝拜,男同志们也不出去打猎了!
  • 下一篇:地藏心创始人是怎样向地藏王菩萨,三年求得几千万财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