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经回向文 修持地藏经方法 地藏经注音版 地藏经诵念好处
地藏经诵读步骤 地藏经诵念仪轨 持诵经文注意事项 地藏经问答释疑

地藏菩萨感应录:障深慧浅实堪伤,迷途终返浴佛恩

  【广东深圳】谢雯如 2005-11-17

  自小对佛教有一种隐约的向往,无奈我慧根浅浅,似信非信。而周遭的人,无一不是唯物论的忠实拥护者。1994年8月游峨眉山,只顾着饱览山色之秀丽、峰巅之壮观。在金顶华藏寺信步游玩,来到大殿外,看到殿内供奉的普贤菩萨塑像,我只是端详了片刻,进去拜一拜的想法却没有。(编者注:现供奉于峨眉金顶的十方普贤菩萨金身塑像为2006年落成。)

  四大名山供奉的是哪四位大菩萨,虽刻意强记过,也只是权做知识储备,未生信心。和大多数人一样,熟知的是观世音菩萨。我也看过几本关于念观音菩萨得感应的读物,书中记载的感应故事,一则时代背景太久远,二则类似于志怪小说的行文风格,于是我只当奇闻轶事,看得有趣,仅此而已。

  地藏菩萨名号深入内心,而且令我相信佛菩萨确实存在是在1998年底,缘于一本书:《张宁:自己写自己》,常听父母提及张宁这个名字。张宁是谁?我们的父辈大多对她不陌生,她在那个特定的年代里曾名噪一时,然而,知名度对她而言,意味着无尽的创痛。张宁与共和国同龄,10岁时便被选入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16岁时随团出访印尼,因相貌气质清丽脱俗,令印尼总统之子大为倾倒,安排亲友意欲抢亲未遂。张宁20岁左右又因“古典美、现代美、病态美、气质非同一般”,被中国当时最有权势的家庭之一——林家选为准儿媳,从而开始了她不幸而又传奇的人生之旅,直至步入中年,她才得以过上清静安稳的日子。关于她的传说有许多版本,在新书推荐处,看到她亲自动笔写的自传,我欣然翻阅。

  张宁生于革命将领家庭,自小接受红色教育,从未接触佛教,却有多次相关的异梦。在书中后部分,她想“寻找人间得不到的答案”,经友人引荐,拜见了栖霞寺上本下振长老。长老开示,她的际遇缘于她“有很大的愿,才托生这个世界。”并告诉她,多年来她梦中所见乃地藏王菩萨。本振长老引领张宁去拜地藏菩萨法像,张宁一见,果然就是那位常于梦中出现、手持锡杖的出家人,当即皈依本振长老座下成为居士。而后,在沐浴佛恩的日子里她若有所悟,意欲在九华山出家,上仁下德大和尚说:“各人命运不同,修行道路不同,仍做居士或许比你出家起到更大护法作用。”面对张宁的苦求,大和尚开示她,“不是我不收你,这九华山山前山后上百座庙宇尼庵,岂容不下你一人?只是你与其他比丘尼不同,逆命而行,你就是有了出家形式,也修行不好的。”

  匆匆浏览了这本书,我当时心想:“难道真的有佛菩萨?!难道佛法是可信的?”莫名欢喜,当即购回此书细品。就是这本划分为政治类的自传体小说,才令我开始相信真的有佛菩萨存在。

  后来,我将此书主动借给了当时的上司,她一直未归还。她和张宁一样有丧子之痛,都是爱儿无辜被害,明知凶手姓甚名谁,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逍遥法外。将书借给她,是希望她能受启发,放下烦恼。

  这本书在国内发行时删节10万字,在国外发行的是完整版,名为《尘劫》。我心想一定有许多关于佛法的故事被删除了,一直想看未删本,至今未能如愿。

  我对地藏菩萨已生信心,按理,我学佛的缘分应当成熟了,然而可叹的是,时值末法,加之我确实业障深重,先后去几座寺院向出家人请教修学之法,均遇违缘。好在遇到一位老居士,他结缘我一本彩图《大悲咒》,可惜现已记不得他的名字,我放在父母家的日记本上应该有记录。

  至于那些哭笑不得的违缘,不提也罢,但我心里深感受伤。后因忙于工作,没再去遇到那位老居士的寺庙。而今,想起这位老居士,我心里仍感温暖,对他老人家我深怀感恩之心,正因为遇到他,我才对佛教没有彻底绝望,祝福这位和蔼可亲的老居士福寿康宁、今生得以成就。

  《大悲咒》我背了10来句就心生烦躁,就此放下,再看看请购的《楞严经》、《圆觉经》,不知所云,不懂该如何是好,于是视之为收藏品,束之高阁。不久发现美国汉学家比尔·波特写的《空谷幽兰》,这本书令我对真修行人肃然起敬。然而在生活中,逆缘重重又缺乏指引,我在徘徊观望之中一度迷失。

  2001年开始上网,但只知在网上作无谓的闲逛,不知可以借助网络的便利学佛,更不知可以由此结识许多善知识。如今悲叹之余,不禁自问,我过去生中到底做了何等坏事,今生想学佛都如此曲折艰难?一个人障深慧浅到我这种地步,实在可怕。

  直至今年,父亲突然住院,我学佛的缘分方才成熟。自对佛菩萨生信心到如今,时隔6年。漫长的6年啊,其间我随业受报,因无明愚痴,又造作新的恶业,蹉跎了大好青春时光。

  父亲生日那天,我去电问候,得知他胸闷难忍,医生查不出病因,就让他住院观察,每天输液近一个月就花去数万元,好在公司有相关福利及保险,自己出一笔小钱即可。钱是小事,治好病才是重要的,但父亲多年来就一直为这病而烦恼——父亲中年始就常感胸闷,中、西医都看过,却说法不一,始终查不出真正的病因。

  我很焦虑,如果可以,我宁愿用我的寿命去换取他的健康。碍于一些客观因素,回去陪陪父亲都是一种奢侈的愿望,不能回去照顾父亲,自责、懊丧、愧疚又有何用?我情绪异常低落,忽心生一念:去请教那些学佛的人,看看他们怎么说。

  想起前些日子浏览网页时发现的一个网站,有许多学佛的人在解答有关佛教的问题,因为好奇,我还提了几个傻傻的问题,也看了一些问答,虽然许多地方看不懂,脑海中还是留下了一些基本的术语,如“业障”、“末学”、“随喜”“结缘”等等。

  2005年7月21日,我到图书馆上网,登录“爱问知识人”网站的佛教版块,提了一个问题,题为《请学佛的朋友帮帮我,谢谢!》,简单交待了父亲住院的事儿,我说:“家父心善,在积极医疗的前提下,我该为他做些什么?持什么咒或诵什么经吗?为他回向吗?如何具体实施?”

  师兄们为我讲解了疾病的来源,并推荐了经书。现整理如下:

  1、治病一定要找到病的根源,对症下药才是明智之举,切忌“病急乱投医”而加重病情。您父亲的病,查不出病因,这明显就是冤业病!不知您父亲是否信佛?如果信是最好的,一定要告诉他这种病的事实真相,仅靠医药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病的来源大致上可分为生理病、冤业病、业障病三大类:

  第一类:生理病,指饮食不调、起居不当而引发的病,如缺乏营养、伤风感冒等,这类病容易治愈。

  第二类:冤业病,指过去造作恶业,如今业果成熟,受报得病。此类病症,冤亲债主不是来讨债,就是来讨命,连医生都束手无策,仅靠医药不能解决。对治之策:请人或自己诵经、布施来调解,把功德回向给他们,如果他们接受了,病就会减轻或好转,如果不接受,病不会好。来讨命的,一定要把病者折磨到死方才甘休;来讨债的,一定要让病者遭受极大的痛苦,付出一笔可观的医药费。

  第三类:业障病,这是过去生中,或是这一生当中,自己造作的罪业太多、太重,而感得的病痛,这类病很难医治,如自闭症、智障、老年痴呆症、植物人等等。该病调治很麻烦,医药没多大用处,只有一个方法:忏悔!发自内心真诚忏悔,并断恶修善、广修功德。患者病重无法照此方法行持的,亲人或朋友老实念佛,替他忏悔,多多行善,所有的功德回向给他,希望佛菩萨加持他,一般都有感应。

  2、推荐经典:

  一、诵经可以选《无量寿经》,诵经时要尽自己的能力大声地念,念佛也一样尽可能地大声念,如果真能这么做,相信一定会有不可思议的效果!《无量寿经》教末世众生最契机、殊胜的法门就是念佛,末世众生惟依此法门可得解脱。

  二、求治病保健康,佛教有许多办法。虽然修习佛法求福不是最终目的,但诵经念佛确实有殊胜的作用。因为诵经念佛本身有很大的功德。《地藏菩萨本愿经》云,受持此经者“不令恶事横事、恶病横病,乃至不如意事,近于此舍等处,何况入门。”又云“能于十斋日每转一遍,现世令此居家,无诸横病,衣食丰溢。”

  感恩师兄们不吝赐教,关于生病的来源之说,我是初次听闻,而这两部佛经,我都没看过。见一些师兄答题时提供了一些网址,就浏览了这些网页,这才发现原来佛教网站如此之多,我还看到有些师兄在网上声明***结缘佛学读物,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当年我曾经去过的几座寺院,都是要花钱请购的。我向他们提供了我的通信地址,素昧平生,他们是否会寄书过来,我心中并无把握。

  不愧为学佛之人,果然守信,我陆续收到这几位师兄寄来的包裹,于是拥有了几部经书和几本浅显易懂的入门读物,所请经书中自然有《无量寿经》和《地藏经》。

  我该受持哪部经呢?或是两部经都读诵?翻开印刷精美的折本《无量寿经》,一看,繁体字,有些字联系上下文还猜不出,读诵有难度;《地藏经》是北京的曹师兄从八大处请来寄给我的,翻开下一页,封二是地藏菩萨金身立像,哦!这就是地藏菩萨啊!我不由一笑,如见老友,想起了张宁,想起了她的梦,心中倍感亲切。再看经文是简体字拼音读本,经书后面附有修持方法及回向文。能顺利读诵还有方法指导,对于我这样的初学者而言,容易接受,于是我选择持诵《地藏经》。

  自2005年农历七月初一始,我开始读诵《地藏经》,日持一部。

  修持方法中说道:诵经时可能会有诸多不适,那是业障现前,越是这样,更是要发勇猛心坚持读诵,化解冤结。我对此不以为然,诵读经文会有不良反应?至于吗?诵经不就是读出声音吗?以我学生时期小小的经验,读诵小说、散文时,可是越读越愉快的啊!很快,我就知道自己错了,我并不是一个容易接受暗示的人,但这一次我确实有了非同一般的体验。

  第一次诵《地藏经》,我用了两个半小时,我是双腿散盘诵经,平时在家,我一般都是这个姿势,已成为习惯,然而,诵经一会儿,我便开始浑身酸痛,感觉那难忍的酸楚疼痛延伸到了全身的骨髓里,十分难受,我只好不时改变坐姿,不仅如此,我的头也越来越晕,眼皮更是越发沉重,我心中暗暗称奇,强忍着这一切,终于诵完经了,就像通宵未睡一般大感虚脱,我软倒在床,沉沉入睡,半小时后方才缓过劲来。这几日我睡眠充足,诵经时却如此犯困。一位师兄说,我这种反应不算什么,她初诵《地藏经》时,障碍更大,诵着诵着翻开下一页,经文不见了,惟见书页上一片空白。

  随后的几天,我一天诵一部经,每次诵经后我都头脑昏沉、精疲力竭、总是要倒头大睡,睡得很香很沉,不过都会在半小时后苏醒,醒后神清气爽、遍体舒畅。有天诵经时很奇怪,我看着经文读诵,一时不知是困了还是怎么回事,我莫名其妙念出两个字,是父亲所在的那座城市名,我很惊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继续诵经。约一周之后,我诵经就很轻松了。

  我诵经并未定时,一天当中或早或晚。某天若耽搁了没有诵经,次日我就诵两部,因为我是发愿日持一部的,这样平均下来,仍能达到自己的要求。半个月以后,诵经有时一个半小时,有时诵得快了,一个小时,我大多时候保持在一个半小时左右。

  诵经功德是回向给父亲的冤亲债主,请他们原谅父亲过去生中所犯的错误,不再障碍他,让他身体早日康复。除了每天诵经后念地藏菩萨圣号108遍,其它时候,我就在心里默念地藏菩萨圣号。临睡前,把一天所持地藏菩萨圣号的功德回向给父亲。

  公历2005年8月22日,即诵《地藏经》的第十八天凌晨,我做了一个梦,此梦与往日之梦有所不同,因为这是我初次梦到“鬼”。幼时读过《聊斋志异》,成年后也看过不少鬼片,也听朋友们讲过亲历的鬼故事,但在梦中,没有撞见过。

  那日梦到的地方,是父母住的那套房子,梦中未婚夫说:“有个空房间,不放杂物也罢,免得进蟑螂。”我看了看他所指,是我以前曾住的房间,再看,室内昏暗,阴风阵阵。过一会儿,他突然对我说,“里面有鬼。” 我听了先是一愣,虽无恐惧感,但还是有些慌乱,情急之余开始大声念佛号。白天我持的是“南无地藏王菩萨”,梦里开口念的是“南无阿弥陀佛”,刚念两句 ,便看到一个“人”从房间里走出来,那间屋子离大门最近,我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我一眼。这一看,天哪!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纪录片里***千年干尸的样子,还是绿色的!毫无思想准备就看到这样的一张脸,我顾不得害怕,只晓得鼓足勇气与 “他” 四目相对,逼视着他,他又看了我两眼,好像很无奈的样子,转身开门,下楼走了。

  梦醒后,回忆这一情节,太过逼真,然而有一个令我心惊肉跳的发现:“他”的身形、步态及服饰,怎么和父亲一模一样?难道……不敢多想,于是急忙打电话回家,得到的是好消息!父亲说胸口突然很轻松,不再闷得难受了,准备再过几天就出院。

  想来,此梦意味着障碍父亲的冤亲债主走了。南无阿弥陀佛!南无地藏王菩萨!愿他与父亲解冤释结,往生极乐净土。

  后续:(2009年6月16日)

  父亲心地善良,他为人随和,无论做什么,都不愿为别人添一丁点儿的麻烦,但别人麻烦他时,他往往克己成全,有时善良到了难以理解的地步。他的好些言行,如同出家人持戒一般。虽出生在殷实之家,但他一向不喜研究穿衣之道、穿得越久的衣服,还越有感情;饮食方面,也绝不浪费,就连剩了一点饭粘在锅里,他都要用开水涮涮喝掉,我一见到必要抗议,而抗议每每宣告无效。

  受父亲影响,我在饮食方面也是绝不轻易浪费的,西瓜能啃到青皮隐约可见,母亲为此责骂这样很难看,她不曾料想,我此举可谓超前的养生之道,现今注重营养的人都知道,西瓜红瓤与青皮之间的那白色部分是精华。有位亲友来自农村,吃饭时可以吃半碗倒半碗,对于我的劝阻颇为不屑,十分委婉地说我“和一般人不一样。”她哪里想到,师兄们的惜福行为,我都自愧不如。特别是福报越好的师兄,越懂得惜福即是培福。

  父亲虽然节俭,但并不吝啬,他曾背着母亲接济了一位亲戚,该亲戚远在云南普洱,丧夫还带着两个女儿,来信向父亲诉说经济窘迫,父亲资助了她一笔钱。后来我得知,她家的两室一厅,父亲出资了一半;公司里号召大家捐款捐物,父亲从不落于人后,可惜父亲对佛法未生正信,对佛教的理解,流于世俗看法。

  但是,有些难以解释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父亲屡次避过灾难,我就说其中的一次吧,如今看来,父亲无意间为自己培了福。

  他退休前,科室全体人员计划双休日到某地旅游,大家分两部车乘坐,约好周六那天在指定地点汇合。一大早,父亲便出发,走到楼下,突感万分恐惧,眼前发黑、腿软如绵,几乎喘不过气来,他首次出现这样的症状,不明所以,于是不得不吃力地扶着楼梯上楼回家。过了会儿,仍不见好,于是打电话告诉同事,自己病了,不去了。奇怪的是,挂完电话,刚才的不良症状忽然消失一空。又过了一会儿,父亲想想既然没事,我还是去吧,起身一打开屋门,那种痛苦感受又来了,不行了,父亲转身坐下,心想:如果游玩的时候犯病,会影响大家的兴致,还是不去吧!就算不再难受也不去了!主意一定,当下身体又恢复如常。

  而后的事实证明,他放弃这次旅游是正确的选择。

  那天,科室的两部车,一辆面包、一辆轿车在高速路上全出了事儿。记得情况大致如此:面包车在前,轿车在后,轿车忽然发现面包车没了踪影,返回原路找了1 个小时,寻之不见。而面包车其实早翻到护栏下大沟里,轿车再按原定路线往前行驶,结果撞车。总之,两部车全体人员都受了伤,重者骨折,轻者破皮流血,好在没有出人命,但轻轻重重都挂了彩。

  父亲若在车上,后果不堪设想,因为他在科室里年纪最大、身体最弱。

  是什么神秘的因素使父亲避过了灾难,我一直不得其解。对于佛学知识我还知之甚少,在网上请教一位师兄,他说:一个人心念良善,不论学佛与否,必定会感得龙天护佑,人有共业、有别业。在共业当中亦有别业。你父亲心善行善,与他人有所不同,所以,同在一个单位的人,外出一同遇到灾祸,这是属于共业;你父亲没有去,这是别业。遇到车祸的人,受伤有轻有重的,这说明,他们共业中有不同的别业。师兄开导我说,人消灾免难的根本办法是:断恶修善、改过自新。作为佛弟子,更要努力修持五戒十善,依照佛陀的教诲,勤修戒定慧、熄灭贪嗔痴,求出轮回,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往生净土才能彻底远离灾难。

  孩提时期,我就憧憬着这么一个理想国度——那儿永远温暖如春、那儿永远鲜花遍野、那儿居住的尽是善良之人、那儿的人永远快乐自在……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一度认为哪里会有这么个地方,自奏幻想曲罢了。得闻阿弥陀佛的西方极乐净土后,发现那儿的美好程度,远远超越我儿时的梦想,正是我最最最想去的地方!

  我天性怠惰懒散、意志薄弱,且胸襟又不甚宽广,自知难移之秉性需依托佛法的大智大慧来转化。感恩《地藏经》、感恩地藏菩萨的加持,让我障消慧启,通过一段时间的佛法学习,我明白: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必须具备“信、愿、行”三资粮。信为道源功德母,要对西方极乐世界、对阿弥陀佛有信心,然后发真诚大愿愿往生,如此便能现世业障速消,福慧增长,诸事吉祥。在命终时,能得蒙阿弥陀佛大慈悲父的接引,往生极乐净土。

  愿十方法界一切众生欢喜信受佛法,依教奉行,早日成就无上菩提!

 

\


  • 上一篇:地藏菩萨感应录:骨髓重症险截肢,双管齐下获重生
  • 下一篇:地藏菩萨感应录:随请示现妙化身 大士常佑旅中人(三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