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经回向文 修持地藏经方法 地藏经注音版 地藏经诵念好处
地藏经诵读步骤 地藏经诵念仪轨 持诵经文注意事项 地藏经问答释疑

地藏菩萨感应录:骨髓重症险截肢,双管齐下获重生

  我们常祈求菩萨赐福,却忘了自己也可以做菩萨,听闻世间苦难的音声,立即前往救助!---慈济证严法师

  本无意提及本文所述之事,但深圳的一位师兄鼓励说为利益众生故,因而欣然从命提笔,与大家分享“兰州放生救急病小组”所经历的一个真实的事例。

  我们“兰州放生救急病小组”的雏形是“兰州放生小组”。于2008年4月初成立,最初的成员是几位较年轻的学佛人,因志趣相投,又有共同的信仰,小组成立后,每月我们会聚在一起去放生,放生令大家都由衷地感到身心巨大的愉悦。一年多光景下来,陆陆续续有一些随喜的师兄参与进来,大家一同欢欢喜喜去放生。

  而“救急病”这个发心的缘起,则是小组成立的几个月后。一天,放生后大家聚在一起分享放生的快乐,闲聊中,大家深感世间多灾多难,世人不明因果,不信因果,因此造出种种恶业而遭受到种种的苦报。尤其当今时代一味追求科学,崇尚物欲,多数人因而生活在巨大的压力与欲望的泥沼之中,沦为机器的奴隶。世风日下,人情冷漠,重病之人面对身心巨大的痛苦,面对高额的医疗费用,往往痛苦不堪,生活在绝望之中,更何况是那些贫病交加的无依无靠者?当时我们就共同发心,组成了一个“救急病志愿者小组”,希望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来帮助那些陷入急难之中的有缘人。

  铁路第四小学对面那条路,是小组志愿者李光师兄上下班往返的必经之路。今年的五月份,李光师兄看到路边躺着一个年轻人,身边还放着一副拐杖,起初李师兄以为他不过是一个乞讨者,便每次经过时都往被褥上放些钱。几天以后,李光师兄感觉此人有些奇怪,他并不像一个普通的乞讨者,因为他整天只是躺在被褥中,并不向路人伸手乞讨。

  有一天,李光师兄下班回家,经过那年轻人身边,都已走出几十米远了,李师兄却觉得迈不开双腿,他站在那里,心中对自己说:“李光啊李光,你难道是一个学佛人吗?即使是世间心善一点儿的人,见到路上病猫病狗都会去看一看、关心一下,这路边躺的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呀,你怎么没有勇气去问候一下、关心一下,看看他到底遇到了啥样的困难?”就这样,李光师兄转过身来走向躺在地上的年轻人,在他的身边蹲了下来:“兄弟,你这是咋回事?咋躺在这里不动弹?你是哪里人?”真心而亲切的询问打动了躺在地上的年轻人,他向李光师兄一五一十地道出了自己的情况。

  这个小伙子叫董华伟,今年28岁,是河南安阳人,为了生计,2004年在山西一私人老板那里挖矿。一天,还在干活时,矿塌了,砸断了他的腰骨和一条腿,在临汾市铁路医院住了60多天院,经临汾市工伤鉴定为四级伤残,经过人民法院调解原被告双方达成一致,老板赔了6.7万元。打官司花掉了他1万余元,还剩下5万余元。

  经过几年打官司、康复治疗、取钢板、吃药、打针,以及维持生活,那点儿钱早已花完,由于受伤造成椎管狭窄,下肢已经萎缩了。大夫让他进行康复训练,恢复下肢功能,建议他多用热水泡脚,以帮助气血流通,然而祸不单行,有次由于水温过高,他又麻木不知,以至左脚底烫了一个水泡,他自己并未感觉到,在锻炼过程中水泡破了,造成感染,等发觉时,已经脓血并流,脚后跟慢慢溃烂。去医院诊断,医生告知,他已罹患上骨髓炎,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今年约三四月份,他在家中看中央电视台的一个健康栏目,得知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治疗骨髓炎有独到之处,便请家人想方设法凑了5000元钱踏上开往南京的火车。找到医院后经院方诊断确定病情,告知小董要治疗他的病尚需巨额的费用,为把钱省下来治疗,他没舍得住旅馆,便在医院门口军用商品店里买了一床被褥,打算睡在医院的花园旁,安歇下来,他转身去解了个手,回来包里的钱和手机都被偷走了。他当即向警方报了案,警方看了监控录像确认了情况,但并未能抓获盗贼,他的心情非常难受。一位好心的保安还给了他50元钱让他买饭吃,但他已万念俱灰,揣着身上仅有的百十元钱打的士去玄武湖,去那里只为结束自己的苦难——自杀。结果在自杀时被当地群众和警方救起。一位好心的女警官在了解到他的情况后,把随身带的1000元钱给了他,让他坐车回家。

  走在南京的街头,他感觉没脸回去面对家中的父母,那5000元可是家中倾其所有、东拼西凑来的钱呀,结果病不但没治好,反而把钱也丢了,他不敢回家。他想如果回去了,父母的心会更伤痛,压力也更沉重。此时的他对人生已没有任何希望,他想何不四处走走,走一步算一步,活一天算一天,主意打定,他的心反而冷静下来。小董一直很向往拉萨布达拉宫,想在有生之年看看心目中的天堂。于是他从南京乘车到重庆,在重庆坐上火车奔向心目中的天堂。

  到了拉萨,终于看到了布达拉宫。高原寒冷,他在拉萨只呆了两天,又踏上开往古都西安的列车,他身上的钱不够,票只能买到兰州,想硬着头皮混过去,结果,快到兰州站时,车上查票,他被乘警清除下来。出了车站,他漫无目的地走到此处,浑身无力,再也走不动了,便打开行李躺倒就睡,对周围的一切不闻不问,这一躺就是几天。

  听完他的讲述,李师兄就着急了,对小董说:“兄弟,你得了这么重的病,光这么躺着哪儿行啊,你放心,我不会见死不救,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力量帮助你,正好,我们成立了一个救急病小组,我得把你的事去给大家说一下。”

  就这样,李光师兄把小组几位成员约到一起,给大家说了小董的事情。刚开始大家对小董所说的这些情况,并不完全相信。大家针对救助小董的事情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当时,讨论的意见有两种。一种意见是,当今世道骗子横行,人们的爱心和善意有时竟被别有用心者所利用,这样的事情常常见诸报端和网络,以致社会上许多人,遇人落难大多都选择了漠然视之——其实,他们大多数人内心其实也很善良,要么就是怕受骗,要么就是被骗怕了。这个小董如果也是骗子的话,不是把大家省吃俭用用于布施救急病的***浪费了吗?另一些师兄认为小董讲的情况属实,而他的病也很急,应该抓紧救治。一时争论不下,最后,有师兄说大家难道忘了吗?古训教导我们“凡是人,皆需爱,天同覆,地同载”。既然“凡是人,皆需爱”,那么哪怕他真是一个坏人,有罪的人,得了重病,我们也应该救助他呀!经典就是智慧,经典就是方向,这句话一下子把小组成员的心都拢在一起了。大家决定先把小董带到医院检查一下身体,根据医院的检查结果,再决定如何去做。

  我们先给小董洗了澡,换上干净衣服,又为他订了餐,更重要的是我们教他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教他念《普门品》。一位师兄提供了MP3,给他听《太上感应篇》讲义,告诉他因果的事实真相,告诉他以至诚心听经、念佛、诵经可以消除业力。小董听得似懂非懂,但是他说,你们这么好的人,说什么我都相信,说什么我都愿意照做。

  6月11日那天,小组的三位师兄把小董领到兰州三爱堂医院,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医院,经过拍片、化验等检查,其诊断和他在南京军区医院检查的一致,门诊军医说:“重度骨髓炎,抓紧做截肢手术保命。”小董一听这话,当即情绪激动,失声痛哭。几位师兄赶紧好言安慰,也都不愿意让他做截肢手术。那名军医听他们与病者说话,显然非亲非故但又情深义重,觉得奇怪,便询问几位师兄与小董是什么关系?等这位军医了解到实情后,大为感动,当即挥笔免去了几百元的检查费用。几位师兄问大夫,如果接受手术,大概要多少钱。大夫说如果在他们医院治疗,减免一些费用后,大概要用3万多元。

  3万多元,对于小组的成员来说,可是一笔天文数字,就小组成员来说,当中有普通工人、有下岗职工、有家庭妇女,就是没有有钱人。虽然号召大家随喜发心,可小组的影响范围小,在小董之前,救助的对象一次最多也不过五、六千元钱,这可是几万元啊!我们这个小组能帮小董渡过难关吗?

  大家纷纷想办法,献计献策,有的师兄说应该找***,找救助站——可去找救助站,救助站只能帮小董返回家乡,为他治病实在无能为力。小董说他死也不能回去让父母忧心了,有的师兄说找媒体反映一下,如果报道出来,兴许能筹到***。

  一位记者朋友说,像这种流浪者患病的情况,媒体原则上不报道。有师兄问小董,说你家里能不能再拿出钱来?小董说他们家里就是砸锅卖铁也只能凑几千元钱,父母亲都是农民在家务农,父亲种地、打零工维持生计,母亲患有高血压经常要吃药,实在不忍心为老人雪上加霜了。最后小组成员一致认为:尽人事,听天命吧。于是以小组的名义利用短信、电话等方式尽量通知更多人一起帮忙。

  古人云:“人有善愿,天必从之”。此言真实不虚。一时,大家的爱心***纷纷而至,小组的师兄们给远方的亲戚、师兄、朋友们也发出了救急信息。

  深圳的一位师兄接到这个求助短信后,多次通过手机短信询问有关情况,并建议我们拍几张小董的相片,6月6日,她把我们的救助信息和小董的相片发在网络的一个论坛上。

  真是心量大,感应就大。在发出救助呼吁近一个月的时间内,小组就收到了1.7万余元***。时至今日,提笔写到此处,不由地感慨万千。我借这个机会,向所有的参与者、爱心捐助者至诚地感恩,感恩大家,祝你们这一生福德圆满、智慧圆满。有许多爱心捐助人士,至今都不知道他们的姓名,以至于小组的救急账本上没有他们的功德芳名,被小组冠以“法界众生”。

  6月7日,网上有师兄慈悲提供了一个治疗骨髓炎的中药方,无独有偶,本地的一位师兄听到此事也专程给小组送来了一个药方,两方一对,阿弥陀佛,竟然是同一个方子!

  治骨髓炎一方

  十四年前因工伤小腿粉碎性骨折,伤好一年后突发骨髓炎。多方求治均需进行截肢手术。家人想起祖爷留下的一个民间验方,我试用后奇迹出现了,五十天后去医院检查,竟然痊愈了。

  此方是∶双花五十克、地丁十五克、赤芍十五克、当归十克,水煎服,一日三次,连服二十剂。此方对中晚期患者用药量稍有不同

  (杨杯云贡方?北京市崇义区革新里l10号院)

  小组成员利用周末双休日的时候,在小董所躺的那条街上,就近进行了街头***,两天下来又筹得了一千元。可***的数目离治疗费用还远远不够,怎么办?这时,一场夏夜的雨淋湿了小董的铺盖,李光师兄怕小董的病情有闪失,就把他接到自己的家里住下。

  小组的师兄们领着小董理发,洗澡,还给他买了内外衣裤。小董是安置下来了,可给他怎样治病?大家说,首先大家都是佛弟子,应依靠佛法来帮助;其次,目前,***还不够手术和治疗费用,为何不先试试那个药方呢?征得小董同意后,师兄们到药房抓药、熬好,让小董服用了三、四个疗程。

  在服药期间,小董渐渐和大家熟悉了,他说学佛人的心这么善、这么好,我也要跟你们学佛。小董看到李光师兄家的地藏菩萨像非常恭敬欢喜,大家就教他诵《地藏菩萨本愿经》,并按照经书后面所附的回向文进行回向。他的根性很好,刚学诵经时,很吃力,一部经要两、三个小时才结结巴巴诵完。没过几天,一个钟头一部竟诵得非常轻松流畅了!

  在此期间,我们就小董的事又请教了释星慈法师,法师开示说,你们应该为他办法会来消除他的业障,而且尽量不要做截肢手术。听到星慈法师的开示,师兄们便邀请佛友,在李光师兄家中为小董办了为期4天的地藏法会。

  有一天,小董跟师兄们说,他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一本金光闪闪的《地藏菩萨本愿经》的经书,大家由衷地为他高兴,说:“恭喜你,这是地藏菩萨在加持你!你可不能松懈,要好好用功哦!”小董认真地说:“好,我一定更加用功。”他把原来一天诵四、五部《地藏经》提到一天诵十部。

  随着小董的诚心诵经和念阿弥陀佛圣号,感应也愈来愈好,如疼痛感减轻、精神气色愈来愈好等等。有位师兄又为小董请来一位很有名望,听说还为省级领导看过病的省中医学院的李大夫,李大夫为小董把完脉后,告诉大家,病情正在好转,先不必去医院,也不要做截肢手术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可轻易损毁。小董和大家听后别提有多高兴了!

  有师兄故意问小董说,你的病要好了,为你筹的那些治病的钱咋办呢?小董的善根非常深厚,听到这么问,他说:“那些钱都不是我的,都是十方的,如果我用不着这些钱,就用这笔钱救急病、放生、印经!”

  记得当时,一位青海的师兄送来消息,说当地有一对藏族姐妹在车祸中失去了父母,现在生活、学习陷入困境,小董听到这个事后,恳请我们捐助了这对姐妹四千元。按小董的意愿,前前后后放生、印经、救急病,从为他筹得的***中,以他的名义共布施出去八、九千元!当时师兄对小董说,这钱花了就更不够治病的了。小董说:“没事,我现在学佛了,我相信地藏菩萨神力不可思议,他一定会保佑我的,种善因,一定得善果。”

  在李光师兄家中住了一个半月的时候,一天,一位师兄在帮小董拆换病脚上的纱布时,惊讶地发现,小董脚底板溃烂了两年多,像荔枝大小的脓血洞竟然完好如初,不见了!我们在放生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大家都热烈地鼓掌庆贺。那位师兄再次把李大夫请来为小董诊治。把完脉,询问情况后,李大夫告诉大家,小董的病情基本上稳定好转了,随后把药方调整了一下,好像加了些活血化瘀的成分。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7月底的一天,小董对大家说,他的身体恢复了,他不能总呆在这里,他想回家,不能让父母、姐姐再为他操心了。两个多月的相处,大家跟小董都产生了浓厚的友谊,小董这么一说,顿时大家的心里涌出一丝丝离愁别绪。可是,毕竟小董的父母是“巢中盼子归”啊。

  8月初小组又要放生了,临走前,小董要参加最后一次放生。他坚持拄着拐杖来到放生现场。大家看到小董都分外激动,纷纷嘘寒问暖,问这问那,小董和大家亲如家人。小董还当场从怀里掏出一页信纸,上面是他虽然很用心,但还是写得歪歪扭扭的感恩文,小董对着大家大声宣读起来,真挚的语言让当场很多人热泪盈眶。突然间,小董趁旁边的师兄不注意,“扑通”一下跪地叩头谢恩,大家纷纷合十回以“阿弥陀佛”圣号。

  我们给小董买了卧铺票,并恳请列车长为他办理转乘,上火车前,兰州的天空忽然下起雨来,小董拉着小组成员们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小董告诉大家,说他这一辈子再也不会离开佛法了。大家考虑到小董回家以后,还不能立即工作,还须调养,把剩余的5千元全打至他当地的账户上。列车开动了,师兄们在雨中追着列车,挥动着手,待到列车走得没了影,再回首看看每位师兄的脸上湿漉漉的,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当时送小董的还有一个记者朋友,他用他的镜头纪录下了这一幕一幕,并最后以标题“感动兰州”发表在《兰州鑫报》8月5日星期三的B1版。报纸上隐去了小董诵经念佛的事情,这是可以理解的。

  10月上旬的一天,小董打电话来,告诉师兄们,父母陪他去安阳人民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了,他的病已痊愈,感恩大家!

  衷心祝福他!

  南无阿弥陀佛!愿众生都能离苦得乐!

  附:《感动兰州》

  《兰州鑫报》2009-8-5B1版记者徐晓君文/图

  2009年8月3日傍晚,兰州火车站。28岁的河南农民工董华伟跪谢恩人——

  “感谢兰州人民,祝好心人一生平安幸福!”

  此时,兰州的80余名爱心人士,救助身患骨髓炎男子的感人事迹圆满画上句号。

  这是一场充满人间大爱的爱心救助故事。

  今年初夏,在兰州铁路局工作的李光、李洪及下岗职工孙少嵘等人路过铁四小附近时,经常看到一男子露宿街头,非常可怜。三位好朋友经询问得知,原来小董在南京打工时脚被砸伤,准备回老家治病,身上的几千元也被偷,困在了兰州。

  李光等人一开始并不太相信小董这样的回答,因为像他这样整天沿街乞讨的人在兰州太多了。不过几位好心人还是特意去公安部门查实了小董的身份后,决定救助这位流落他乡的外地小伙子。

  经医院检查后小董被确诊为骨髓炎,急需治疗。李光率先将自己的一间空房腾出来,将小董接到家中照顾吃住,随后三位爱心人利用网络、街头***、手机短信等办法为小董筹集手术费。

  三人的倡议很快得到了许多网民和兰州市民的关注。有的献上祝福,有的匆忙赶来捐款捐物,很多兰州市民通过网络展开了一场感动金城的爱心救助。

  其中的故事太多了。烈日炎炎,下岗职工孙少嵘带着自己12岁的女儿在街头向路人发传单、******;许多爱心人得到求助消息后纷纷慷慨解囊,更有市民直接来到李光家中当起义工;还有人每天来给小董做饭、送药。而为小董专门开设的捐款账户上也已收到16800元爱心款。

  李洪、李光、孙少嵘、梁淑琴、刘晓利、张世之、刘岚,以及那些不留姓名的兰州好心人,其中许多人并不富裕,他们中有下岗工人、有打工者、有个体户、有学生,但正是这些来自社会不同阶层的80余位爱心人的实际行动和无私奉献,让一位身患重病的外地农民工有了生活的勇气和尊严。

  这期间,被爱心包围的小董无数次留下激动而又幸福的泪水。

  两个多月后,小董的病情基本康复。大家为小董买好了火车票,并将治病剩余的4600元钱交给他,希望他早日康复,重新过上幸福生活。

  开头的一幕再次浮现,2009年8月3日,兰州站,落日余晖,彩霞满天。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向帮助他的好心人们叩首言谢——

  “感谢兰州,今生我不会忘记这座城市所有的好心人!”

 

\


  • 上一篇:地藏菩萨感应录:高速路上出车祸 毫发无损显奇迹
  • 下一篇:地藏菩萨感应录:障深慧浅实堪伤,迷途终返浴佛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