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经回向文 修持地藏经方法 地藏经注音版 地藏经诵念好处
地藏经诵读步骤 地藏经诵念仪轨 持诵经文注意事项 地藏经问答释疑

地藏菩萨进门治病

作者:黄宗凯,住云林县北港镇博爱路一七七巷五号。

洄溯(追忆)民国五十年(1961年)九月间,内人郭淑贞突患重病,当时以为无关紧要,讵(不)料该病日益严重,虽经延医诊治,药石罔效(无效),甚至每日六小净,亦无法下榻,呻吟床第,奄奄一息,令人焦急万分。

我是一个公务员,且公务繁忙,如请假亦难再再。而家下只有我俩,倘我上班,则乏人照料;隔壁邻居,虽有时来帮忙者,然既病了四十余天,往后日子,谁能常来照顾?当此无可奈何下,我猛然想起地藏王菩萨大誓愿力,唯念《地藏王菩萨本愿经》,祈求菩萨护佑,方可挽救生命。因此,旋即开始念《地藏王菩萨本愿经》。但《地藏王菩萨本愿经》上中下三卷,因我尚顾病人汤药,并自己三餐,以及什事等,短时间内无法念完三卷的,所以只得分为上午念一卷,下午时间长,念两卷,一共念三日,庶可兼顾一切。

我当时为求病人早日康复,诚乃万念俱息,专心一意念经。一天念毕,第二天续念,而念至第三天下午四时许,已经念完三部了。当时我正在闭目口念“南无地藏王菩萨”圣号,方念十余分钟之际,奇迹出现了,竟见菩萨现身!可是我只看到菩萨之侧身,是头戴昆卢帽的比丘相,而面部系向病人室内观望,似看病人;但菩萨的慈容光彩焕发,而且肌肤细腻如脂,白里透红,可谓天上人间绝无此者。更奇的是,我已届天命之年,难免戴上厚厚的老花眼镜,当《地藏王菩萨本愿经》念毕,即已摘下眼镜;就理而论,如不戴眼镜,根本什么都难看到,为何当时我连菩萨腮上的毛孔点点亦能看清晰?

当我正在凝赏菩萨慈容时,全身舒畅无比,而室内拙荆(妻子)听无念佛之声,以为是我打瞌睡了,用微弱声音叫我‘你是不是睡觉,明天再念吧’。突被一唤,而菩萨的慈容消失矣,但其光辉仍在我心目中。遂将所见菩萨情形告诉内人,而她亦谓有通身清爽之感觉。于是病苦减去大半,自此睡眠安适,饮食亦有增加,日复一日,病魔消失。此后渐渐下床走动,未几竟然脱体,全部复元(康复)。 由此观之,佛菩萨的灵感实在是不可思议!

现内子(女儿)剃发出家为尼,业经年余了,法名本慈。当她在寺庙尚未落发前,盖我膝下犹虚,唯有与她相依为命,所以求她返家温聚,同时拜托戚友奉劝,终难挽回。但渠(她)为避免我时来打扰,复遁迹他寺。嗣后经友人通知,我往见时,她已是尼姑模样了。斯时我肝肠寸断,痛不欲生。后由该寺法师劝慰,怀着凄凉之忱离开。是时我已退休,终日郁郁家中,实非笔楮所能形容也。而我孽重,仍混迹红尘之中浮沉。至本年农历三月间,方到台中市慈明寺,幸常接近寺内各法师及大德等,每日蒙受佛法薰陶,顿开茅塞。始知佛教伟大,佛法无边,从佛法的立场谛察人生,结论是一‘苦’字。忆起当时本慈师之出家,而在今日言之,诚乃智慧之善举。以前我虽信佛拜佛,但与寺庙来往鲜少。兹既有机会亲近善知识,闻法学道,真是光明大道。我今后希冀我们同参者,绝不错失闻思真理的良机,放下一切恶缘,共同修证,同登极乐国土,是所厚望焉。

不慧学人 黄宗凯于民国六十二年(1973年)八月识于台中慈明寺

(摘自《地藏菩萨灵感记》一书, ***林慈超居士编辑 )

\


  • 上一篇:地藏菩萨速满愿助我父重新振作
  • 下一篇:地藏菩萨超度心咒